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感受着来自尼古拉斯的压力,多弗朗明哥神情阴沉。

他很清楚,要是现在的尼古拉斯没有伤势的话。

那么,

在跟尼古拉斯的交锋之中,他肯定会毫无反抗之力的被尼古拉斯轻易的击败。

念到此处,多弗朗明哥随即看向了一旁正在艰难的跟多拉格进行战斗的家族干部们。

他突然意识到。

如果他不能在多拉格解决掉家族干部之前将这场战斗结束掉,那么……

在这场战斗之中倒在这里的人,毫无疑问会是他。

多弗朗明哥“看”到了一旁的迪亚曼蒂以及托雷波尔在一股飓风中不断的被一道道锐利的风刀切割艰难抵挡,看到了拉奥·G拼尽全力打出地翁拳却连多拉格的身影都无法触碰到。

如果不是有琵卡的果实,用大量的岩石对多拉格进行干扰的话,那边的战斗几乎已经要分出胜负了。

随后,他眼角的余光又看到了尼古拉斯抬起那闲置的左手,对他做出了开枪的手势。

“!”

多弗朗明哥心头一惊。

砰砰——!

尼古拉斯手指微抬,对着多弗朗明哥连开数枪。

一颗颗散发着幽蓝光芒的雷弹,以极快的速度,穿过空气击打在多弗朗明哥的身上。

可由于多弗朗明哥及时布下武装色防御,所以雷弹并没有击穿他的身体。

但雷弹附带的冲击力,像是一记记重拳打在多弗朗明哥的胸膛和四肢上。

而同时雷弹所附带的麻痹效果也是让多弗朗明哥苦不堪言。

“哇……”

随着一声声雷弹爆开的声音,多弗朗明哥直接倒飞出去,从嘴巴里吐出来的鲜血,直接撒向了空中。

“雷瞬身。”

发出攻击的尼古拉斯,在看到多弗朗明哥倒飞出去的这一幕时,伴随着空气中一阵电光闪烁,整个人消失不见。八壹中文網

而在多弗朗明哥的视野里,当尼古拉斯再次出现的时候已经是来到了他的面前。

看着突然出现的尼古拉斯,多弗朗明哥脸上露出了震惊的表情,同时拼命的调动身体想要挡下尼古拉斯的下一击,但是之前雷弹带来的麻痹效果却是让他的身体难以被控制。

飒——!

尼古拉斯手中的长刀携带着凌厉刀势,毫不犹豫的斩向多弗朗明哥的胸膛。

双方间虽然仍有一段距离,但在尼古拉斯的速度之下,这一刀几乎是转瞬而至,径直斩在了多弗朗明哥的胸膛上。

但是,

多弗朗明哥被一刀分尸的一幕,并没有发生。

取而代之的是被斩中的多弗朗明哥突然全身化作丝线并且迅速的向上缠绕住了尼古拉斯手中的长刀,并且顺势缠绕上了尼古拉斯的手臂。

随着多弗朗明哥化为丝线,露出了下方的另外一个多弗朗明哥

而原本一脸震惊的多弗朗明哥此时的脸上则是露出了冷笑。

显然上面的那个‘多弗朗明哥’是诱饵,他才是真身。

为的就是将尼古拉斯引入到陷阱之中!

随着尼古拉斯被覆盖了武装色的丝线缠住,这一战是他赢了!

“咈咈咈咈咈,看来是我赢了啊!”

神圣凶弹·神诛杀!

多弗朗明哥的身下地面迅速丝线化,随后以最快的速度凝聚出数发缠绕着高密度武装色霸气的白线,旋即射向被丝线控制住的尼古拉斯的胸膛。

噗嗤!

这数发黑得发亮的巨浪白线,冷酷无情的洞穿了尼古拉斯的胸膛。

“哇啊……”

尼古拉斯瞳孔一缩,低头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从自己胸膛透体而过的神圣凶弹。

另一边的战场,堂吉诃德家族的成员显然也是发现了这一幕,顿时士气大振,毕竟只要多弗腾出手来,面对着堂吉诃德家族的进攻哪怕是多拉格也会感到很棘手的。

而多拉格只是看了一眼那边的战场便守回了目光,继续的开始自己的虐菜游戏。

与此同时。

多弗朗明哥双脚落地,很快就在丝线化的地面上刹住身体。

多弗朗明哥目不转睛盯着被神圣凶弹贯穿的尼古拉斯,四周是被他同化成了涌动不止的白线浪潮的地面。

从战斗开打到现在,多弗朗明哥丝毫不吝啬体力和霸气的消耗,此时的他也是快到了强弩之末了。

尼古拉斯就那么被覆盖了武装色的巨浪白线固定在了空中。

他的脸上,满是不甘。

而多弗朗明哥则是越看越觉得不对劲,被贯穿固定在空中的尼古拉斯怎么没有一点血流出啊。

“啊嘞,被发现了啊。”

被穿刺固定在空中的尼古拉斯突然偏头看向多弗朗明哥,说完后整個人就化为雷电消散在了空中。

“……”

看着突然化作雷电消散的尼古拉斯,多弗朗明哥心中暗道一声不好。

而就在这时,一道身影从一旁的建筑之中走出,很快就来到多弗朗明哥不远的地方。

看到尼古拉斯再次出现,多弗朗明哥的神情变得更加凝重起来。

自己刚才好不容易才解决掉的对手似乎只是对方的障眼法?

“不错的演技,不过比起我的演技还要差那么一点。”

尼古拉斯看着多弗朗明哥说道,刚才多弗朗明哥那一下遇到一些经验不够丰富的家伙,还真有可能被多弗朗明哥轻易干掉。

多弗朗明哥冷笑着,正要开口又忽的止住,望向尼古拉斯的目光中,显露出了惊诧之色。

此刻,

尼古拉斯身上的武装色霸气从体内释放出来。

短短瞬间,就变成一道道环绕在尼古拉斯脸上、脖子上、手臂上、腿部上的漆黑花纹。

同时大量的雷光也是镶嵌在这些花纹周边。

而随着这种变化的完成,尼古拉斯给多弗朗明哥的压力变得更大了。

尼古拉斯的变化,令多弗朗明哥顿时心生忌惮。

16发神圣凶弹·神诛杀!

在多弗朗明哥四周涌动的白线浪潮,豁然间涌出十六道缠绕高密度武装色的粗线,以极快的速度朝着尼古拉斯刺去。

这次是竭尽全力的16发神圣凶弹·神诛杀,同样也是多佛朗明哥在觉醒下的终极大招。

在多弗朗明哥的控制下,16发神圣凶弹以极快的速度,从各个角度疾射向尼古拉斯。

尼古拉斯神情平静,仅是在身前抬起左手。

朝着他袭来的16发神圣凶弹,好似撞在了无形的墙壁之上一般。

铛——!

16发神圣凶弹像是钉在坚不可摧的屏障上,纷纷弹向了四周。

“什么!?”

看着自己的大招就那么轻易的被弹开,多弗朗明哥眼眸急剧一缩,甚至始终维持运转的武装色霸气,都不禁停滞了一下。

而尼古拉斯脚下雷光一闪,身形豁然再次消失。

瞬斩!

下一个瞬间,当尼古拉斯从多弗朗明哥身后显露出身形的同时。

多弗朗明哥胸膛猛然喷射出一道血箭,转眼间就染红了身前的地面。

“!!?”

多弗朗明哥脸上缓缓浮现出惊愕之色,随后便是向后仰躺重重倒地。

尼古拉斯转身,看着身受重伤的多弗朗明哥,将手中未曾沾染一点血迹的长刀缓缓指向他的头颅。

“臣服还是死亡?”

看着指向自己的长刀以及尼古拉斯那淡漠的神情,多弗朗明哥艰难的点了点头。

而刚躲开多拉格一记风刃的塞尼奥尔在地面上艰难抬起头,看向多弗朗明哥那边的战场。

然后,

他就看到了直挺挺倒地的多弗朗明哥,以及手持长刀斜指着多弗朗明哥的尼古拉斯。

“诶?”

塞尼奥尔顿时目露呆滞之色,刚才不是还是少主占了上风的吗?怎么这么快就倒了。

“沈兄!”

“嗯!”

沈长青走在路上,有遇到相熟的人,彼此都会打个招呼,或是点头。

但不管是谁。

每个人脸上都没有多余的表情,仿佛对什么都很是淡漠。

对此。

沈长青已是习以为常。

因为这里是镇魔司,乃是维护大秦稳定的一个机构,主要的职责就是斩杀妖魔诡怪,当然也有一些别的副业。

可以说。

镇魔司中,每一个人手上都沾染了许多的鲜血。

当一个人见惯了生死,那么对很多事情,都会变得淡漠。

刚开始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沈长青有些不适应,可久而久之也就习惯了。

镇魔司很大。

能够留在镇魔司的人,都是实力强横的高手,或者是有成为高手潜质的人。

沈长青属于后者。

其中镇魔司一共分为两个职业,一为镇守使,一为除魔使。

任何一人进入镇魔司,都是从最低层次的除魔使开始,

然后一步步晋升,最终有望成为镇守使。

沈长青的前身,就是镇魔司中的一个见习除魔使,也是除魔使中最低级的那种。

拥有前身的记忆。

他对于镇魔司的环境,也是非常的熟悉。

没有用太长时间,沈长青就在一处阁楼面前停下。

跟镇魔司其他充满肃杀的地方不同,此处阁楼好像是鹤立鸡群一般,在满是血腥的镇魔司中,呈现出不一样的宁静。

此时阁楼大门敞开,偶尔有人进出。

沈长青仅仅是迟疑了一下,就跨步走了进去。

进入阁楼。

环境便是徒然一变。

一阵墨香夹杂着微弱的血腥味道扑面而来,让他眉头本能的一皱,但又很快舒展。

镇魔司每个人身上那种血腥的味道,几乎是没有办法清洗干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