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咈咈咈~我可不是大海上的那些怪物啊……”

多弗朗明哥收敛时常挂在脸上的笑意,冷冷看着尼古拉斯腰腹部的伤口,墨镜后的眼眸中掠过一抹杀意。

显然家族干部的死让他有些无法释怀,对于亲手弑父的他来说,他更多的是将对家人的感情转移到了家族干部的身上。

“这样的伤势,一般人应该已经死了啊。”

多弗朗明哥杀意暴涨,甚至可以说如果没有多拉格在一旁的话,他已经毫不犹豫的动手了,毕竟家族里的干部基本都掌握了武装色霸气,都能对尼古拉斯造成威胁。

在加上尼古拉斯之前被玛丽乔亚的那个存在重创,他并不是没有机会干掉尼古拉斯!

原本以他的性格来说是不愿意跟尼古拉斯这样的家伙起冲突的,但是当看到乔拉以及古拉迪乌斯的恶魔果实时,他想要杀掉尼古拉斯的念头,无比的强烈。

“哦,这么想干掉我吗?那现在可是个千载难逢的机会,毕竟我的伤势还没有痊愈,不过想干掉我指望你身边的那些臭鱼烂虾可不行啊,多弗。”

尼古拉斯看着强行压抑着自己的多弗朗明哥戏谑的说道。

可以说出了实力以外成为顶级强者的另外一个要素就是心态。

就像王路飞那种,管你是谁上去就干。

虽然很多次要不是有主角光环的存在都差点被打死,但是实力的进步却是肉眼可见的。

鬼岛一战后的路飞,估计在对上明哥几乎就是毫无悬念的秒杀了。

而多弗朗明哥就是心态不行,甚至单凭凯多的名号就能让他无比的忌惮,算算七武海里有几個跟多弗朗明哥一样对于四皇那么忌惮?

就连被凯多差点打死的莫利亚,对于凯多都是不服就干,甚至后来为了找阿布萨罗姆,孤身一人就敢前往四皇海贼大提督黑胡子的老巢。

至于克洛克达尔就更不用说了,顶上战争的表现已经说明一切了。

而成为强者的一条就是要不怕战斗,不断的在战斗中磨练战斗技巧以及打磨霸气变强,而多弗朗明哥从出道之后不说挑战四皇了,跟同等级角色战斗又有几次?

“呋呋……你可以侮辱我,但是不能侮辱我的家人!”

“哦?你个亲手干掉自己老爸的人也配说家人?”

之前心中的重重顾虑,已经再也无法抑制住多弗朗明哥的强烈杀意。

“尼古拉斯!”

额头血管暴起,多弗朗明哥的目光落在了尼古拉斯的身上。

“其实放你离开也不是不行,将琵卡交给我们就好了。”

尼古拉斯的目光突然看向琵卡戏谑的说道,对于琵卡的果实他的确有些心动。

“呋呋……尼古拉斯,看来你是铁了心要将我留在这里了啊!”

多弗朗明哥微微仰头,眼含冰冷杀意看着朝这边大步走来的尼古拉斯。

双方的意图和杀意几乎都是不在遮掩。

“不过是一个部下而已,没了可以重新在找一个,何必要把自己的命都给拼上呢?”

尼古拉斯丝毫没有当带恶人的觉悟,还在那里开导着多弗朗明哥。

“那我要是让伱把维斯塔德交出来呢?”

多弗朗明哥的视线从尼古拉斯缠绕着绷带的身上一掠而过,随后五指悄然勾起。

“可以啊……”

尼古拉斯面色古怪的说道,“不过你确定能打过维斯塔德吗?别到时候被他给打死了啊。”

多弗朗明哥:……

听到尼古拉斯的揶揄,多弗朗明哥更是打定主意要在这里杀掉‘虚弱’的尼古拉斯。

他不确定,失去了在尼古拉斯重创之时动手的机会以后,今后还会不会再有这样的机会。

深受重伤的尼古拉斯此时的一身实力能够有巅峰期的五成?还是说连三成都没有。

“多拉格,那几个家伙交给你没问题吧?算我欠你一份人情。”

尼古拉斯转头对着多拉格说道,现在的他实力下滑的比较严重,对付多弗朗明哥一个没问题,但是如果在加上其他几个家伙的话,还是有些麻烦的。

这也是为什么他让多拉格跟着一起同行的原因,毕竟有多拉格在的话,他也不至于在大海上不小心翻了船。

“好,没问题。”

……

多弗朗明哥目不转睛看着径直走来的尼古拉斯和多拉格。

双方的距离正在拉近。

尼古拉斯手中长刀出现,朝着多弗朗明哥大步走去。

“咈咈咈咈,不愧是怪物啊,哪怕受了那么重的伤,气势还是这么的恐怖啊……”

多弗朗明哥浑然没有半点危险临近的感觉,脸上露出了惯有的欠揍笑容。

几乎是在话音落下的同时,多弗朗明哥右手指尖不断抖动间,连在斯卡莱特等人身上的寄生线在光影间闪过缕缕光泽。

“啊,怎么回事!身体不受控制了!”

“我的手!”八壹中文網

……

“快闪开……”

感受着自己的身体不受控制的抽出长剑径直冲向尼古拉斯跟多拉格的后背,斯卡莱特眼神惊恐的对着尼古拉斯跟多拉格喊道。

被多弗朗明哥控制住的斯卡莱特等人一脸的惊慌失措,从她们的头顶、后颈、肩膀等地方,都能看到一条条的寄生线。

“多弗,还真是喜欢玩这种小孩子的把戏啊。”

“那么你会怎么做呢?杀掉这些家伙吗?”

多弗朗明哥咧嘴冷笑。

尼古拉斯没有说话,抬手间就是对着旁边斩出了一刀。

充斥着危险光芒的斩波,在地面上划出一道深深的裂痕,转眼间就消失在了建筑之间。

“诶,我又可以动了。”

“太可怕了,刚才……”

……

看着脱离了控制的傀儡们,多弗朗明哥发出了笑声。

“呋呋……还真是恐怖的家伙,不但果实能力变态,甚至连剑术也这么强。”

多弗朗明哥忌惮的说道,刚才就是尼古拉斯的那一刀斩断了他的寄生线。

“不是我太强而是你太弱了,你的寄生线只能对付那些连霸气都没有的家伙吧。在跟强者的战斗里那些小把戏可是没用的。”

这也算是寄生线的局限性所在了,对付比自己弱的人,那可以说是无往不利,甚至能够将对方变成自己的提线木偶,任由自己进行操纵,但是如果说遇到强者。

这招根本没太大的用,就像是凯多被寄生线寄生,多弗朗明哥能操纵的了?

尼古拉斯脚下电光跃动,随后整个人几乎是瞬移一般来到多弗朗明哥的身后,同时手中的长刀朝着多弗朗明哥斩去。

不到0.003秒内。

多弗朗明哥就果断对着尼古拉斯发起了反击。

千箭穿心·羽击·线!

早在暗中就被多弗朗明哥用能力同化的地面,突兀间升腾起数千条缠绕着武装色霸气的细线。

开场就是不留余力的杀招!

数千条缠绕着武装色霸气的细线,如同火烈鸟的翅膀一般,从左右两边朝着后方的尼古拉斯围拢刺去。

这一招若是命中。

尼古拉斯将会瞬间被刺成蜂窝。

可以说这也是多弗朗明哥在赌,赌尼古拉斯不愿意冒着再次被重伤的情况,朝着自己砍下那一刀。

而很显然,多弗朗明哥赌赢了。

上千条缠绕着武装色霸气的细线,全部刺空,而在这些细线中还有一抹残留的电光在跃动。

“沈兄!”

“嗯!”

沈长青走在路上,有遇到相熟的人,彼此都会打个招呼,或是点头。

但不管是谁。

每个人脸上都没有多余的表情,仿佛对什么都很是淡漠。

对此。

沈长青已是习以为常。

因为这里是镇魔司,乃是维护大秦稳定的一个机构,主要的职责就是斩杀妖魔诡怪,当然也有一些别的副业。

可以说。

镇魔司中,每一个人手上都沾染了许多的鲜血。

当一个人见惯了生死,那么对很多事情,都会变得淡漠。

刚开始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沈长青有些不适应,可久而久之也就习惯了。

镇魔司很大。

能够留在镇魔司的人,都是实力强横的高手,或者是有成为高手潜质的人。

沈长青属于后者。

其中镇魔司一共分为两个职业,一为镇守使,一为除魔使。

任何一人进入镇魔司,都是从最低层次的除魔使开始,

然后一步步晋升,最终有望成为镇守使。

沈长青的前身,就是镇魔司中的一个见习除魔使,也是除魔使中最低级的那种。

拥有前身的记忆。

他对于镇魔司的环境,也是非常的熟悉。

没有用太长时间,沈长青就在一处阁楼面前停下。

跟镇魔司其他充满肃杀的地方不同,此处阁楼好像是鹤立鸡群一般,在满是血腥的镇魔司中,呈现出不一样的宁静。

此时阁楼大门敞开,偶尔有人进出。

沈长青仅仅是迟疑了一下,就跨步走了进去。

进入阁楼。

环境便是徒然一变。

一阵墨香夹杂着微弱的血腥味道扑面而来,让他眉头本能的一皱,但又很快舒展。

镇魔司每个人身上那种血腥的味道,几乎是没有办法清洗干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