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杨霜庭傲然点头。
  自己的太上净明经不是白练的,一旦有危及自己性命的东西出现,一定会有感应。
  剧毒更是如此,旁的大宗师可能还会偶尔中毒,自己绝然不会,心灵如镜,映照恶意。
  法空笑了笑。
  “到底是什么毒?”杨霜庭哼道。
  法空道:“好像是一种媚毒,中者并无性命之忧,对于你来说甚至能运功压得下,可是又没办法彻底压下,扰乱你的心神,他们便达到目的了。”
  杨霜庭的脸色一下变得阴沉。
  法空微笑看着她:“杨宗主觉得这种毒能克制得了你吗?”
  “最毒是人心!”杨霜庭冷哼道:“他们最终得逞了?”
  法空点头。
  “我是什么结局?”杨霜庭道。
  法空叹一口气,摇头不语。
  杨霜庭道:“说罢!”
  “还是不说的好。”法空道:“免得你以为我是挑拨离间。”
  “你――!”杨霜庭只觉火气腾的冲上脑门儿,双眸变得灼灼逼人。
  法空对她的愤怒毫不在意,微笑道:“其实你可以自己想到的,只是不愿往下想罢了。”
  “……他们会毁了我?”杨霜庭咬着牙冷冷瞪着他。
  法空道:“你这个宗主是障碍,他们或者把你操弄于掌心,或者清除掉,没有第三条路可选择的。”
  “如何毁的我?”杨霜庭冷冷逼视,双手按着桌上,似随时会暴起发难。
  法空轻晃着酒杯,笑了笑:“你其实也猜得到。”
  “猜不到!”杨霜庭哼道。
  法空放下酒杯,合什一礼:“想解那毒,其实只有一个办法的。”
  他不等杨霜庭质问,便继续说道:“找��男人,英俊逼人的男人,你怎能抗拒得了?与他一碰触,马上便神魂颠倒,然后无力抵挡他们的围攻,不仅是你,那个英俊男人也一起被杀。”
  “砰!”杨霜庭两手将桌角各握成齑粉,手背青筋隐隐,明眸迸射寒光。
  法空摇头叹一口气,放下双掌,替杨霜庭斟了一杯酒递过去:“所以武林之路,险之又险。”
  朝为宗主,夕入黄泉。
  而且死法那般的憋屈与耻辱,委实让人扼腕,尤其杨霜庭还有这般奇功护身,终究还是被暗算而亡。
  杨霜庭这一次没有拒绝,接过酒杯一饮而尽。
  法空也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杨霜庭重重放下酒杯,冷冷瞪向法空:“这不是骗我吧?”
  法空微笑摇头:“贫僧从不说谎,或者不说,说的便是真话,我的戒律之一便是不打诳语。”
  杨霜庭沉默下来。
  她半信半疑,并不完全相信法空所说。
  虽然觉得法空不至于说谎骗自己。
  只是法空所说对她的冲击太大。
  她很难相信自己会落至那般结局。
  一想便心如烈火焚烧,愤怒如烈焰,腾腾而起,汹涌的杀意驱动着她恨不得把他们都灭掉。
  她知道这些长老们个个都不是善茬儿,对自己这个从天而降的宗主并不服气。
  但没想到,他们竟然真要杀掉自己,原本只以为想扳倒自己这个宗主而已。
  自己毕竟是唯一练成太上忘机经与太上净明经两大经的,对净秽宗举足轻重。
  有自己在,指点净秽宗弟子修炼,将会迅速提升净秽宗弟子的修为,甚至能造就出更多的顶尖高手。
  万万没想到,他们为了权势,竟然丝毫不顾净秽宗的大局,宁肯断了净秽宗的根基。
  这简直就是丧心病狂!
  自己对他们也极不顺眼,也觉得碍眼碍事,不是没想过清除了他们,可是为了净秽宗的稳定与大局,还是强行忍住了。
  可是他们呢?
  那就别怨自己心狠手辣了!
  当然,也不能不防着法空骗自己,还是要证实一番的,想到这里,她起身来到窗边,探头招了招手。
  两个净秽宗弟子一怔。
  他们是奉命暗中跟着杨霜庭,并不知道到底为何要暗中跟着,可是杨霜庭是宗主,他们不得不听命。
  杨霜庭的声音在他们耳边响起:“过来!”
  两人无奈的抱拳一礼,慢慢上了酒楼,来到了杨霜庭跟前。
  法空坐在一旁,微笑打量着他们。
  皆是相貌平平,不惹人注目。
  如果不是他们气息隐匿得不到家,还真发现不了他们。
  杨霜庭淡淡道:“你们两个回去,通禀郭烈侠一声,让他过来见我。”
  “……是。”两人肃然抱拳。
  杨霜庭道:“让他独自一人过来见我,秘密行事,去吧!”
  “是。”两人抱拳转身离开。
  待他们消失,杨霜庭沉着玉脸,明眸闪闪。
  法空微笑看着她。
  杨霜庭抬头看他。
  法空笑道:“要我看看?”
  “是。”杨霜庭肃然点头。
  涉及到自己家人的安危,绝不容许出岔子,一旦父母被害,自己想后悔都没地方后悔去。
  至于欠下法空的人情,已经不止一次,容后一起报答吧。
  法空双眼忽然变得深邃。
  杨霜庭强忍不适。
  片刻后,法空的目光转开,投向了窗外,若有所思的慢慢恢复如常,转头冲她笑道:“这位郭坛主可不是自己一个人来的。”
  “还有其他人?”
  法空道:“他一得到你的消息,马上便与其他人商量,然后兵分两路,一路是你,另一路是令尊与令堂。”
  杨霜庭脸色阴沉欲滴。
  这郭烈侠当真是外忠内奸,外憨内滑,从头到尾,彻彻底底就是那边的人,从没有靠近过自己!
  法空道:“现在看,知道你消息的只有郭烈侠一人,还没有扩散开,未来已经改变。”
  这便是自己所致,一旦出手,便改变未来。
  “只有他一人?”
  “你现在是打算惊蛇,他发觉不妙,才马上将消息扩散开去。”法空颔首。
  杨霜庭紧抿红唇,明眸如湖上的粼粼波光,闪烁不已。
  法空道:“你要杀掉这两人,还有郭烈侠?”
  “如果这样的话,能不能阻止他们?”杨霜庭沉声道。
  “阻止他们知道你的底细?”
  “嗯。”
  “容我一观。”法空双眼再次变得深邃,扫视杨霜庭,迅速的恢复原状,点点头:“可以。”
  杨霜庭舒一口气。
  法空道:“不过你要小心,要以最快的速度赶到而击杀,不能埋伏暗算,他有鸳鸯虫,能感应得到你靠近。”
  杨霜庭皱眉。
  法空道:“当然,也可以先质问,再动手,现在的他还不知道你已然发现,还没有扩散开消息。”
  “他现在在哪里?”
  “三十里外的黄州城。”
  “黄州城!”杨霜庭咬着牙:“好得很!”
  法空道:“你想直接过去?”
  “有劳。”杨霜庭沉声道。
  法空转过头,看向东边方向。
  不过东边便是墙壁,他的目光却是穿越了墙壁,穿越了一重重阻碍,落到了一个憨厚中年汉子身上。
  这是通过鸳鸯虫找到的他。
  憨厚中年汉子郭烈侠正站在一座山巅,遥看着这边,仿佛与他的目光相对。
  法空笑了笑:“这样罢,我直接过去封了他的穴道,你到黄州城外便是。”
  “好!”杨霜庭毫不犹豫的答应。
  法空将壶中酒全部倒入自己酒杯,只剩下半杯,然后一饮而尽,笑道:“走啦。”
  他一闪消失无踪。
  杨霜庭沉默的坐着,待小二过来,结了帐之后,慢慢悠悠的下了楼,然后全力催动轻功,化为一缕白光耐骈。
  三十里路,对她而言不过一会儿功夫,来到黄州城外的时候,忽然有所感应,于是朝着一座山峰而去。
  待到了峰顶,便看到了憨厚朴实的郭烈侠正一动不动傲立于山巅。
  清风徐徐而吹,撩动他的灰袍。
  而在郭烈侠身后,法空也挺拔而立,紫金袈裟飘飘,看到她出现,微笑点头。
  杨霜庭点点头,来到郭烈侠身前。
  郭烈侠比她高了半个头,她需得仰视。
  她轻轻一拍,将郭烈侠的哑穴解开,其余诸穴都封着,只能张口说话,不能干别的。
  对于郭烈侠的运气冲穴,她权当不知道,淡淡道:“郭长老。”
  “原来是宗主。”郭烈侠舒一口气,露出笑容:“还以为是哪一路神仙,吓了一大跳。”
  杨霜庭淡淡道:“查出我的底细了?”
  郭烈侠一怔,忙道:“宗主,这话是什么意思?属下这一次是追索大妙莲寺高手。”
  杨霜庭道:“去长陵府追查大妙莲寺高手?”
  “是。”郭烈侠毫不犹豫的承认:“有一个大妙莲寺高手到了长陵府,……难道遇上宗主你啦?这可真够巧的!”
  杨霜庭发出一声轻笑,摇摇头:“郭长老,恕我眼拙,有眼不识高人。”
  如果是从前,她可能就相信这番话了,郭烈侠的眼神与声音实在是毫无破绽,可是那两个人却暴露了真实目的。
  杨霜庭道:“为何一直要追查我的底细?是担心什么吗?”
  “宗主,真的是误会啊。”郭烈侠忙道:“我有这精神,收拾几个大妙莲寺高手多好,为何要查宗主你。”
  “嗯,是担心我下狠手,把你们解决了。”杨霜庭淡淡道:“所以要想方设法寻找我的破绽。”
  郭烈侠面露苦笑,叹息道:“宗主,真的误会啦。”
  杨霜庭道:“这有什么不能说的,我忌惮你们这些长老,你们这些长老忌惮我,彼此彼此,不如坦诚一点儿。”
  “……宗主,真的误会啦。”郭烈侠苦笑道:“我如果真是调查宗主的,这有什么不能承认的?我会调查每一个净秽宗弟子,免得他们犯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