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照天镜,也是古时大修们留下的宝物,秘境中的修士凭此宝,能够监察到外界的局势。

一般情况下,银蛇谷这边每次在开启门户之前,都会催动照天镜观瞧一下外界,确定外面没有尸族埋伏,才会打开门户。

这一次为免露出什么马脚,便没有提前催动了。

陆叶和影无极两个外来者,对此自然是毫不知情的。

楚若愚话落,值守修士们联手祭出了一面铜镜模样的宝物,催动灵力灌入其中。

很快,那铜镜之中便波纹荡起,犹如平静的湖面丢下一块块石子,涟漪丛生。

随着涟漪的慢慢稳定,一幕居高俯瞰钓景象,呈现在铜镜之中。

一群人瞩目望去,视野中立刻印入两道身影,正是陆叶和影无极二人,而在两人数十里外的地方,更有一团偌大黄云,翻滚蠕动,如沙尘暴一般席卷而来,哪怕隔着照天镜,众银蛇谷修士也能感受到那黄云之中的滔天凶威。

“林寻果然被惊动了!“有人心头快意,“这下此二人想活也不成了!”

“还是谷主妙算无双,兵不血刃就解决了他们。”

“敢闯我银蛇谷秘境,当真是不知死活!”

“可惜了啊,这两人实力还是相当不错了,若是能为我银蛇谷所用"说话之人又缓缓摇头,那被擒者就算了,那个持刀少年的实力不是相当不错,而是强的有些离谱,这样的人,哪怕为他们所用,他们也不敢放心。

另一边,陆叶和影无极齐齐扭头朝黄云所在方向望去。

影无极立刻变色:“这动静是尸P群!”

他来到无双大陆的时候便在尸群手中吃了大亏,所以对此颇有些心理阴影,尤其是此刻他状态不佳,再看那尸云规模,似比他之前遇到的还要恢弘庞大,可见这一支尸群的强横。

“还不快跑!”影无极看向陆叶,却见陆叶正抬头望天,看向天空的某一处,有些费解:“你看什么呢?”

陆叶不语,心神的强大,让他隐隐有—种被窥探的感觉,虽不确定到底是怎么回事,可大体上也能猜的出来。

秘境内,银蛇谷众人对上那颇有深意的目光,俱都心头一惊。

“他察觉到了?”有人难以置信,居然能察觉到照天镜的存在,这少年什么鬼名堂?

楚若愚的表情也凝重起来,他之前已经尽可能地高估陆叶的实力,可现在看来,好像还是低估了,能感知到照天镜,说明心神已经强大超乎他想象的程度了。

暗自庆幸,幸亏秘境这边没有与他发生什么太大的冲突,也尽可能地满足了他的要求。

更暗中得意,实力再强又能如何,如今既已惊动了那林寻,只怕也要死无葬身之地了。

“你跑的动吗?”

秘境外,听得影无极的催促,陆叶澹澹问了一声。

“跑不动也要跑啊,要不你载我?”影无极一脸无奈。

他在五元城地牢中受了不少折磨,虽不说元气大伤,却也实力有损,逃的话,还真未必能逃的掉。

陆叶不语,在影无极诧异的目光中,往前踏出一步。

下一瞬,周身灵力翻涌沸腾,火红色的灵力如霞光一般铺满虚空,影无极竟不由眯起眼睛,无法直视。

翻滚涌动的灵力如有灵性,化作一道道清晰可见的阴阳二元,迅速嵌合勾连,迅速朝四方铺展开来。

正不解陆叶在做什么的影无极勐地心头一跳,莫大的惊悻弥漫全身,突生一种绝色凶兽即将破笼而出的错觉!

刺目的光芒徐徐收敛,视野中的景象印入眼帘。

“这是”影无极蚤孔勐地收缩。

放眼望去,陆叶周身翻涌沸腾而出的灵力,竟在迅速流淌铺展,以他为中心,勾勒出一只巨大的神鸟⒅形。

那神鸟还没有完全成型,只有一个大概的轮廓,可那滔天威势已让人心头战栗,很难想象若是真个成型了,会有何等威势。

看那神鸟,身躯庞大,身形流畅,尾后有长翎。

难以算计的阴阳二元在神念的躯体内迅速成型,化作填充着躯壳的血肉。

灵力翻涌的愈发澎湃凶勐了!“吼!”

三十里外,寻迹而至扑杀而来的尸群

似也感受到了什么,爱出震大的老啦,团滚的黄云在这一刻更是陡然加快的理展,而在那黄云之内,一具具腐尸的身影浮沉不定。

“这是什么!”

银蛇谷秘境中,一群正等着看好戏的五大家族的修士们也都震动了,看着那忽然出现的神鸟雏形,烟个眸中溢满了不可思议。

尽管隔着一层天地,感受不到那神鸟的威势,可只看体型也能知道,那绝对是一道能毁天灭地的术法!

那持刀少年,还有如此惊天手段?一时间,不少人冷汗淋淋而下。

沛然灵力逸出体外,化作阴阳二元勾连嵌合,化作血肉填充神鸟的躯壳,继而神鸟体表的翎羽也开始变得惟妙惟肖。

耸立天地间,无尽威势弥漫,神鸟彷佛被赋予了生命,化作了活物。

影无极早已退后十多里,佑望着那火红色的神鸟,喃喃失声:“火凤凰!”

心中蓦然想起一事,作为同属兵州的修士,他也曾私下里打探过陆叶的诸多情报,其中似乎就提到过此术。

在猎场之中,他修为低微,被无数万魔岭修士围追堵截,最后逃脱无门,逼不得已动用了一枚金身令护持己身,那个时候,他好像就催动了这一道术法,绝境之中灭杀诸多万魔岭修士,于云河战场之中一战成名!

但事后有人分析,那极有可能是一件异宝之能,否则凭陆一叶当时的修为,如何能催动那样强大的术法?



而自猎场至今,似乎也没谁再见到陆一叶催动此术。

直到此刻,火凤凰重临世间,清楚地倒影在影无极的视野中。

他哪里还不明白,这根本不是什么异宝的威能,这就是陆一叶本身的能力。

只是….这一道术法强归强,好像蓄势的时间太长了一些,真与强敌生死搏杀的时候,这术法是没时间催动的。

也就是此刻,大敌还未至近前,才让陆一叶有足够的空间时间来施展此术。

这家伙不是兵修吗?到底是怎么掌握这么复杂精妙的术法的?

那勾勒出术法的诸多繁奥图纹,影无极看着都眼景,自忖哪怕穷极一生,也休想触摸到这术法的皮毛。

而且,哪怕是正统的法修,在云河八

层境这个境界,也不可能施展出如此术法,便是真湖境都不一定有这样庞大的心神,和对灵力精妙的掌控。

陆一叶真乃怪物!

这瞬瞬间,哪怕身为不同阵营,影无极也看的心神激荡,这便是我九州修士!

比起银蛇谷那群狗东西,强的岂是一点半点?

“吼!”十里之外,翻滚而来的尸群之中又传来震天的怒吼,只是这一次的吼声与上次对比起来,明显多了许多忌惮和急切。

显然那操控尸群的腐尸也意识到了不妙,若不能在这术法彻底成型之前扑杀施术之人,那倒霉的一定是他。

为时已晚。

当裹挟无数腐尸的漫天黄云逼近陆叶身前五里地的时候,原本凝实在半空中的火凤凰忽然伸展双翅,轻轻地扑扇了一下。

这一瞬间,它彷佛彻底活了过来。“唳!”

清越僚亮的啼鸣响彻云霄,庞大的火

红色身影振翅T6,理看-了过去。

所过之处,灼热的气浪让虚空扭曲,尾后长长的领羽拖拽出点点红光,连成一道火红色的光带,美轮美奂。

然而在这美艳无双的身影之下,暗藏的却是滔天杀机。

朝这边扑来的偌大黄云勐地顿住,在影无极和诸多银蛇谷修士震撼的注视下,掉头就跑!

“逃了'

楚若愚身形一个踉陷,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那可是林寻,是尸帅之下的最强者之一,是令人族三大秘境退避三舍的凶狠存在,如此强大之辈,面对那神鸟,竟然不战而逃?

然而他又如何能跑的掉?

火凤凰的翅膀不轻不慢地扇动着,可速度却是奇快无比,庞大身影化作一道灼天的火光,前后只是十息时间,便追上了遁逃的尸群。

火红的身影撞进了黄色的史云之中,黄红二色的碰撞几乎不起任何波澜,只是一个照面就分出了胜负。

大片黄云被焚烧一空,包括藏身其中的腐尸,尽化焦灰。

火红色的光芒在微微一个收敛之后,轰然膨胀开来,笼罩偌大一片虚空。

天地间,似下了一场尸雨

待到耀目的红光消散之后,半空中的景象这才印入眼帘。

没了火凤凰,也没了席卷天地的黄云,那半空中,只有两道身影矗立。

一个持刀的少年,手中长刀已经出鞘,一个满身焦湖已经看不清本来面目的焦尸,长刀就横在那枯尸的颈脖上,已入肉三寸。

那焦尸抬起大手,握住了邬山刀的刀刃,在做最后的挣扎。

天地似在这一瞬间变得静谧。

刀光斩过,尸首分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