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离开特雷维尔侯爵府邸之后,埃德蒙-唐泰斯原本的患得患失被抛开到了一边,他现在反倒是觉得,自己是在做好事。

侯爵说得很对——陛下和诺德里恩家族现在站在对立面,如果放任事态发展的话,到时候诺德里恩家族绝对会遭遇灭顶之灾,与其如此,不如抢先让他们受到重大挫折,磨灭他们的傲气,到时候陛下再递出橄榄枝的话,他们就会识时务很多。

当然,他们心自问,如果艾格妮丝小姐现在知道他这样的强盗逻辑,一定会把他斩得大卸八块。

所以必须对艾格妮丝小姐保密。

至于以后会怎样,他也不敢去想了。

第二天晚上,他又去拜访了博旺一家。

平时他和博旺互动很少,两边都控制着来往的频率以免惹人怀疑,这次隔天就来拜访,着实让博旺有些惊异。

不过即使如此,博旺仍旧恭恭敬敬地招待了这位贵客,带着他又回到了书房。

“我是来和您谈昨天的计划的,我有一件事要追加补充。”埃德蒙也不想浪费时间,直接开门见山。

“您请说。”博旺立刻就打起了精神。

“昨天您提到了诺德里恩家族的事情——”

一听到这里的时候,博旺还以为经过一晚的权衡之后,伯爵准备放过诺德里恩公爵一家,结果他去没有想到,他听到的完全相反。

“我希望,您能够确保公爵绝对收不回这笔存款。”

“什么?”惊诧之下,博旺罕见地失态了。

但是他看到伯爵脸上的严肃表情,他意识到伯爵绝对没有开玩笑。

多年的职业素养,让他渐渐地恢复了镇定——从业二十多年来,他见到过无数比这更加离奇的事情,相比起来,伯爵一夜之间的变脸不算什么了。

“您希望公爵蒙受一笔惨重的金钱损失?”为了谨慎起见,他索性把话挑明了,“伯爵,我必须提醒您,这是一笔巨额资金,为数超过百万——”

“没错,我就是希望您让这一笔巨额资金血本无归。”埃德蒙-唐泰斯一字一顿地说,“而且,不光如此,我还希望您尽力去清查公爵一家的财物状况,看看他们在其他地方有什么投资——如果有的话,就借机一起打击了,能消灭多少就消灭多少!总而言之,我希望狠狠地打击他们。”

这下博旺是不可能听错了,虽然埃德蒙的语气很平静,但是他却感受到了一股凛冽的杀气。

为什么要这么针对诺德里恩公爵呢?他心里很是疑惑,可是他又不敢问。

如果他弄清楚了其中的恩怨,搞不好他就永远脱不开身了。

他一时间陷入到了沉思当中,思索自己应该怎么应付这个意料之外的发展。

毫无疑问,开弓没有回头箭,他现在是不可能退缩或者停止的,不然的话,不光是之前的投资打了水漂,自己搞不好还会因为首鼠两端而被波拿巴家族视作要清除的“叛逆”,死无葬身之地。

可是,如果就这样得罪了公爵一家的话,也很麻烦——公爵毕竟是古老的名门世家,就算一时困境,以后未必就没有翻身的机会,如果到时候真的东山再起、并且得知了真相,自己一样没有好果子吃。

所以他必须有一份凭据,证明自己只是奉命行事。

权衡利弊之后,他重新开口了。“伯爵,既然这是您的意志,我会想办法去做的——不过,我不得不提醒您,我不可能完全摸清楚公爵的财务状况,也不可能让他的所有投资都血本无归,我只能尽力而为。”

“这一点我当然能够理解。”埃德蒙回答,“只要能够让他们一家遭受重创就可以了。”

“……另外,我希望您能够给我留下一份手书凭据,证明这是您的意志,而我只是单纯的执行者而已。”博旺看着伯爵,然后郑重地说,“对付唐格拉尔是一回事,对付公爵是另一回事,您既然给了我额外的任务,那我认为我可以索取额外的条件,您看怎样?”

还真是个狡猾的银行家……埃德蒙在心中暗讽。

不过他也理解对方的动机,这都是为了自保。

留下手书,对他来说也是很危险的举动,可是眼下他也管不了那么多了。

“可以,博旺先生,您放心吧,我为此承担一切责任。”

因为深怕伯爵反悔,所以博旺立刻从书桌上拿来了纸笔,而埃德蒙直接拿了过来,顷刻间一气呵成,明确地写下了自己的意志。

拿到这份手书之后,博旺也松了口气,接下来他的责任就小很多了。

冤有头债有主,以后哪怕诺德里恩家族的人知道了真相想要寻仇,也怪不得自己了。

“伯爵,那一切就按我们的计划行事吧。”带着如释重负的心理,他露出了惬意的笑容,“从今天白天开始,我就已经在暗中挤兑唐格拉尔银行了,不过为了不引起那个家伙的警觉,我有意控制了规模。另外,在交易所当中,我在跟人闲谈之时,故意暗示唐格拉尔银行现在的财务状况堪忧,我想等过几天,这个传言就会在市场上发酵,那时就是我们亮剑的时候了!”

“我相信您一定无往不利。”埃德蒙-唐泰斯向博旺伸出了手,然后紧紧地握手,以此来体现自己对对方的信心。

“对了,还有一件事——”他突然想起了什么。

“什么事呢?”博旺连忙问。

“我最近手头资金紧张,希望能够从您这里预支一点——”埃德蒙有些尴尬地说。

“没问题,我今天给您准备,明天就会让人把期票送到您府上的。”还没有等他说完,博旺就直接康慨地答应了下来。

对他来说,这个麻烦人物只跟自己要钱就是好事,要其他东西才会让他头疼。

刚刚让伯爵留下手书,肯定会让伯爵心里不舒服,现在正是挽回形象的大好时机。

另外,所有对伯爵的资金,他都不敢走银行的公账,都是用自己这些年来拼命积累的财产,可谓是不惜血本,不过他相信,这笔投资绝对物有所值。

看到博旺这么康慨,埃德蒙也顿时松了口气。

“我永远铭记您的好意。”他躬了躬身,然后向博旺告别。

趁着夜色,他偷偷地离开了博旺的宅邸,然后悄悄地回到了自己的家中。

第二天早上,他又离开了家,前往了第五区的一片住宅区。

这片住宅,是新兴的富人市民聚集的地方,所以到处都是装扮得富丽堂皇的宅邸,各处都充满了暴发户的气息。

此时已经是春日时分,这些富人们的花园里,也姹紫嫣红地盛放着花朵,连带着街道当中似乎也飘荡着混合的香味,以及细小的花粉。

这些花粉让埃德蒙微微感到不适,他一边用手绢捂着鼻子,一边在马车的车厢当中观察着周边的情况。

不久之后,马车渐渐地停了下来,而埃德蒙-唐泰斯并没有走下车厢,而是继续坐在里面,观望着远处。

渐渐地,他的目光停留在了其中一座宅邸上。

这座宅邸和旁边一样,修得高大恢弘,甚至门廊还有罗马式的廊柱,带有新兴布尔乔亚那种不可一世的气势,而在大门的铁栅栏上,挂着一个铭牌,上面用华丽的哥特体,刻着“唐格拉尔”这个并不显赫的姓氏。

看来,这就是唐格拉尔的家了。

埃德蒙-唐泰斯之前就已经暗自打听出了住址,今天是他第一次正式跑过来实地观察。

为什么要实地观察?

其实他自己也说不清什么心态。

但是,在这个即将对仇敌发动报复的日子里,他就是想要跑过来,亲眼看看仇敌如今的样子。

上一次,他已经用过基督山伯爵的身份见过唐格拉尔了,所以他不敢再去同唐格拉尔见面,所以只能跑到这边,远远地看看他的家——现在唐格拉尔肯定会在自己银行的办公室当中工作,所以他不用担心暴露自己。

从外观上看,这确实是一个很漂亮的房子,虽然有些铺张高调,但是足够神气活现,足以体现出主人现在拥有的舒适生活……

而这一份舒适生活,到底是怎么换来的呢?

旁人不知道,但是埃德蒙-唐泰斯现在知道得非常清楚。

十几年前,正是唐格拉尔唆使费尔南告发自己参与叛逆,然后从政府那里拿到了一份赏金,那份赏金,想必就是他起家的第一桶金吧。

从这个角度来看,自己是他的“恩人”,可是他会感恩吗?

当然不会,他只会暗中嘲笑那个名叫埃德蒙-唐泰斯的可怜虫,嘲笑他的愚蠢的无力,嘲笑他到死都不会知道自己怎么死的……

埃德蒙-唐泰斯现在不再是那个懵懂无知的水手了,他闯荡世界,已经有了太多的见识。

正因为见识广博,所以他反而越发对人类充满了失望。

坏人们在回忆自己的过失会怎么想?

内疚?自责?

不,统统不会,他们只会为自己为自己的“成功”沾沾自喜,嘲笑那些牺牲品和可怜虫。

哪怕被抓到之后他们痛哭流涕地“忏悔”,那也不代表他们发自灵魂地承认自己做错了,他们只是在懊悔自己一时失手居然被抓而已。

所以,永远不要指望有什么良心发现,想要讨还公道,只有靠自己的双手,用雷霆去实现!

一想到这里,埃德蒙-唐泰斯的滔天恨意就不由自主地弥漫开来,他紧紧地握住手中的手杖,连指节都在咯咯作响。

是的,他当初付出了惨重的代价,而他现在爬起来了。

他现在是基督山伯爵,是波拿巴家族的宠臣,是陛下在巴黎的代理人……他比唐格拉尔高贵太多倍。

当年唐格拉尔等人是怎么把自己踩到污泥里的,他就要怎样踩回去,原样奉还。

唐格拉尔将是第一个承受这股怒火的人。

所以,这座宅邸,必然将会成为他的战利品。

他要怎样处理它呢?是把它拆成一片废墟,让唐格拉尔记忆中的一切美好就此从世界消失;还是堂而皇之地以主人身份住在里面,让唐格拉尔痛苦地看到自己的一切被人夺走?

无论哪一种,都很有吸引力,也都牵动着埃德蒙-唐泰斯的遐思。

他恨不得一样样地都向唐格拉尔展示一遍,以此来满足他那无穷的报复心。

就在这时候,大门缓缓打开了,接着一辆装饰豪华的双驾马车,慢慢地从大门当中驶出。

马车慢慢加速,然后向着街道疾驰,很快就冲过了埃德蒙所在的方向。

不过并没有人在意到坐在马车里的他。

而埃德蒙-唐泰斯,也在两辆马车交汇的时候,看向了对面的车厢。

里面有两个人,准确来说是一大一小两个女性。

大的大概三十岁左右的年纪,长得非常漂亮,而且按照最时髦的方式打扮,头上戴着帽子和手势,一看就是位挥霍无度的贵妇人;而她的旁边坐着一个大概七八岁的年纪的小姑娘,同样穿着奢华的衣装,打扮得非常漂亮。

不过,这个孩子的表情冷漠,并没有多少这个年纪的孩子所拥有的那种天真神气。

仅仅这么惊鸿一瞥,画面一闪即逝,很快,马车就离埃德蒙-唐泰斯远去,谁也未曾注意到远处暗暗窥探到她们的视线。

看来,那就是唐格拉尔的妻子和女儿了——在调查唐格拉尔情况的时候,他自然也弄清楚唐格拉尔现在的家庭。

唐格拉尔作为一位暴发户银行家,和博旺一样,为了提高自家的门第娶了一个没落贵族家的小姐,而且生下了一个独女。

看来不会错,他今天是第一次见到她们了。

冤有头债有主,他虽然对唐格拉尔恨入骨髓,但是他并没有失去理智,对唐格拉尔的家人,他并不抱有恨意。

刚才的那惊鸿一瞥,让他印象极为深刻。

他倒是没想到唐格拉尔长得那么丑,女儿却长得非常好看——果然来自于母亲的遗传好吗?

他不由得去想到了另外一个问题,如果自己把唐格拉尔彻底搞垮了,成为了这栋宅邸的新主人,那么,这对母女将会何去何从呢?

如果不出意外,她们的生活将会从天堂坠入地狱吧?

埃德蒙-唐泰斯,你的复仇,就是如此血腥,必将殃及无辜,你必须要面对如此代价。埃德蒙-唐泰斯在心里对自己说。

但是即使如此,也要去做。

因为不做的话,自己将丧失活下去的兴趣和勇气。

就这样,亲眼目睹了自己未来的战利品之后,埃德蒙-唐泰斯以沉重和轻快并存的心情,默然返回到了自己的家中。

1秒记住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