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你放心破解封印,门后的世界内,还有各种封印,他不会杀了我们,届时,我们可以借门后世界的一些险地脱身!”

门后世界到底是怎样的存在,杨缺不得而知,但,此时燕飞天如此说,显然对于门后世界的情况必然了解。

而,作为燕飞天的师父,必然也明白这一点。

心中松了一口气之余,杨缺对于燕飞天能够在人族初境便具备识念传音之法,颇为意外,识念传音之术,只有达到中五境才可具备。

可,燕飞天明明只是人族初境,却是具有这样的手段,莫非其与那叶九遮一般,也修行有某种玄妙的手段。

其表现出的修为,并非表面看起来那么简单。

心念闪烁,杨缺却也并未去向燕飞天打听,毕竟这样的事情对于每个修行者来说,都是自身最大的秘密。

是其立身之本,不可能轻易暴露于人。

收敛心神,杨缺走向了前方的门户。

看着身前高达百丈的青铜门,杨缺运转破妄之眼。

下一刻,其眸中涌现出一抹淡蓝色的光芒。

在其运转破妄之眼后,眼前的青铜门上,浮现出了一片片繁复的乳白色纹路。

此纹路玄妙莫名,宛若人体血液在周身经脉内游走,形成了一个极为复杂莫测的运转系统。

杨缺一瞬不瞬的盯着这些纹路,想要破解此处封印,他需要去找到这些纹路之中某些薄弱的节点。

然后,再发动攻击,击碎那些薄弱节点。

如此,便可以破解此处封印。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一旁看着杨缺站在门户之前一动不动的老人,等的有些不耐,寒声道:“小子,你到底行不行?若是不行,你知道你和燕飞天的下场的!”

闻听老人所言,杨缺正要回怼老人,便在这时,一声桀桀怪笑自其身后响起,打断了他:“长春老人!这里的封印可是源自数千年前的大秦那位通天彻地的大秦皇帝弟子许琼霄之手,仰仗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便想要打开此地封印?”

话音在空气中回旋,一个身穿黑色长袍,满头长发如瀑,生着鹰钩鼻,背着一柄长剑,面相阴柔的年轻人,凭空出现在了杨缺他们不远处。

“仙运宗,枯剑?”

眼见年轻人出现,老人立刻认出了对方。

且,在见到年轻人的一刻,老人立刻精神紧绷,显然这年轻人实力极强,对于老人来说,乃是一个劲敌。

“长春老人,听我一句劝,带着你的人滚吧!此处封印这天下间,若有人能破解,除我之外不会再有其他人可办到!”

年轻人的话音落下,老人脸色难看无比。

“枯剑,你虽强,但,你便以为我长春是吃素的?”

“哟?你这意思是我俩过过招?”

枯剑说话之间,其身上涌出了一股凌厉的气息,背后背着的长剑疯狂抖动,发出阵阵剑吟之声。

“我说枯剑!你这火气还是一如既往的旺盛!别小看了天下英雄不是?此处封印你是否能破解,还未可知,就这样让他们走了,若你无法破开此处封印,而那小家伙要是真能破开此处封印,不是搞砸了?”

就在枯剑和长春老人将要动手之时,一声娇滴滴的声音蓦然出现。

而后,在洞窟中出现了片片桃花。

桃花如雨,翻卷之间,一个身穿桃色长裙,面遮轻纱,头戴步摇的女人,自花瓣之间出现。

其扭动芊芊腰肢,修长雪白的双腿迈步之间,自裙摆开叉处闪现惑人风光。

女人的出现,历时吸引了此间众人的注意力。

“桃花夫人?你这是小瞧我枯剑?”

闻听桃花夫人言语,枯剑脸色寒冷如霜。

对于枯剑脸色,桃花夫人却是视若无睹,格格笑了两声,这才柔媚道:“枯剑,你这可误会了姐姐我,你的手段我自然是知晓的,但,我桃花行走世间,见多了种种奇人,这不怕一万,就怕个万一,你说,我们费尽周折来此,不就是为了门口的东西,若因一时之气,坏了大事┄”

不等桃花夫人说完,枯剑不耐的打断了桃花夫人:“说到底,还是对于我在封印一道的能力不信任,既是如此,那你便看好了!”

“只是,我提醒你们一句,若我打开此处封印,你们胆敢进入,我手中之剑必取你等项上人头!”

说完此言,枯剑大步向着杨缺所在走去。

“小子,给我滚!”

爆喝之中,枯剑一挥手,将杨缺打飞了出去。

霸蛮无比!

在对方的这一击之下,杨缺噗的吐出了一口血。

不论是长春老人,还是这枯剑,亦或者是刚刚出现的桃花夫人,其实力都并非他可以相抗的。

当下,心中虽然愤怒,可,杨缺还是压抑住心中的怒意。

“了解封印一道,便可以破解此处封印?无知!”

杨缺从地上站起,擦了一把嘴角的鲜血,在心中暗暗冷笑。

此处封印,若无破妄之眼,仅凭对于封印一道的参悟,解开此处封印,完全是痴人说梦。

因这封印其中蕴含的变化多达万种。

杨缺先前在利用破妄之眼查看了门户上的封印后,便隐隐有种感觉,此处的封印乃是为地师一脉所留。

因这封印之变化,若无地师之眼破妄之眼,想要解开此处封印,便是在封印一道巅峰的存在,也无法解开此处封印。

这枯剑,先前他听长春老人所说乃是仙运宗之人。

而,他恰巧也曾对此人的一些传闻有所耳闻,其虽说在封印一道颇有天分,但其并非在封印一道走上绝巅的存在。

此处封印,封印一道绝巅的存在都无法解开,就凭枯剑?

那自然是白日说梦!

盯着枯剑,杨缺心中念头起伏:“这一掌我记下了,我杨缺可不是好欺负的,一会儿,我必要让你为此付出代价!”

而就在杨缺在心中暗暗咬牙中,燕飞天快步来到了杨缺身边,搀扶住了杨缺。

“你,你没事吧?”

燕飞天满脸关切。

“我没事!他有事!”

杨缺死死的盯着门户前的枯剑,咬牙切齿。

而,也就在他这句话响起的同时,枯剑的声音张狂炸响:“今日,便让你们这些井底之蛙见识见识,我可以被称为仙运宗未来的大封印师并不是浪得虚名!”

“开!”

伴随着一声爆喝,枯剑的手掌按向了身前的门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