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额头的烙印,是罪族的特征。

这就是凌宇突破气旋境的代价。

“他是罪族?罪族不配待在城内,让罪族之人滚出去。”

就在一瞬间,人们仿佛都忘了之前对凌宇的热切。

他们仿佛都忘了,凌宇刚才救了他们所有人的命。

而此时的凌宇,眼神中尽是空洞,这是那些他曾经以为的,纯朴的城民吗?

他明明可以离开的,可为了他们,他选择突破,他又怎么会不知道会被打上烙印,只。是因为他相信这些人,他觉得他们不会因此而排斥自己。

“我竟然和罪族待在一起那么长时间,我有罪。”

“快,去上报各大宗门,让他们将这名罪族抓起来。”

凌宇笑了,他不明白,他到底何罪之有,为什么他所认为良善的城民们,在这一刻都如此的不明事理。

自己明明救了他们,可他们此时却都在想着如何对付自己。

“小宇,你快走吧。”

燕大嫂开口,虽然她骨子里对罪族也有着偏见,但她相信凌宇,相信这个自己女儿用生命救下的人。

凌宇苦涩的目光之中,终于多了一点温暖,至少他所认为的家人,没有在这一刻丢弃他。

“她竟然向着罪族,她一定也是同伙。”

“对啊,没看到之前她的女儿还挡在那名罪族身前吗?对了,这罪族本就是她带来的,她一定也有问题。”

凌宇一眼瞪了过去,说话的人他都认识,还有个是燕大嫂家邻居,平时两家关系还挺好,现在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杀了她!”

“没错,杀了她,她是境途城的灾星。”

虽然现在主角应该是凌宇,但他们也自觉不会是凌宇的对手,所以他们将矛头都指向了燕大嫂。

“我不是,我没有!”

燕大嫂也没有想到,她不过是说了一句让凌宇赶紧离开,就会被定义上罪族同伙的标签。

她也不懂,这些平时和善的老朋友们到底是怎么了。

她恐惧,害怕,这里不应该是她的家吗,那些说着要杀死她的人,不都是她的乡亲们吗?怎么会这样。

“燕郎,我想你了!”

“小宇,快走!”

燕大嫂看着凌宇的目光之中,充满了祈求。

因为她知道,现在的凌宇不是这些人所能抗衡的,但是她生在这里,长在这里,她更不想看到凌宇在这里屠戮。

“他们要杀您!跟我走吧,他们拦不住。”

“燕郎死了,雪儿也走了,留下我一个人活着,又还有什么意义呢?”

凌宇没有再说,他不管燕大嫂怎么想的,但今天,凌宇一定要带她离开。

在他生命中,失去了太多重要的人,现在他有能力了,不再是之前那个一无是处的下等奴隶了,可他还是失去了雪儿。

他不会再让燕大嫂出事。

“本以为只是那家伙的孩子而已,没想到还是条大鱼。”

就在此时,凌宇身前,一道淡蓝色的火焰汹涌而起,隔在了凌宇和燕大嫂中间。

凌宇想要跃过,可很快,火墙就变成了火海,将凌宇围在了其中。

“谁?”

凌宇根本没有发现有强者接近,可这道火焰不简单,让现在的他都不敢逾越。

“我还以为你早就发现我了呢。”

是那名万兽林第十八战将,凌宇还以为他在山主一刀之下身亡了呢,没想到他还真有所隐藏。

“你到底是谁?”凌宇警惕。

曦则是发现,此人的气息格外熟悉,仿佛曾在哪里感知到过。

“你可以称我为棋手,我喜欢这个称呼。”

“棋手?你把我们都当做棋子?”

听到这话,十八棋手兴奋:“没错,你以为为什么三大家族在要开战的时候,会有人出面阻止,你以为你为什么会遭到万兽林的追杀?”

“不过你也不错,不愧是那家伙的孩子,竟然能在我的游戏里活下来。”

凌宇蹙眉:“游戏?”

棋手摘下头上的黑色连衣帽:“没错,你们,不过是我的棋子,不过是一场游戏罢了。”

这是一名年轻人,不比凌宇大上多少,红色的头发,如炽阳般闪耀。

“他是,太阳神殿的人。”这时候,曦丰富的知识就派上用场了。

“太阳神殿?”

凌宇如今对这个世界的认知仅局限于万兽林和境途城这一小部分,哪认识什么太阳神殿。

不过他本来是问曦的疑问,被棋手给听到了:“你还知道太阳神殿?”

这出乎了他的预料。

在对于凌宇的调查之中,他对凌宇的经历也有了大概的认知,主要也是凌宇的经历太过简单。

可从这些简单的经历之中分析,凌宇怎么也不像是能够接触到太阳神殿这种存在的。

“你的父亲告诉你的?不过也对,你们罪族从小就拥有超凡的意识。”

凌宇愤怒,又是他的父亲,他绝对不承认自己有个抛弃自己不管的父亲。

就在两人交谈之间,那些疯狂的城民已经冲了上来,就要抓走燕大嫂。

“我看谁敢!”

凌宇一声大喝,震慑众人。

“他才不敢动我们,有仙人拦着呢,我们别管他,杀死他的同伙。”

凌宇想要阻拦,可他身前那团火挡住了他,并非他不想穿过去,他发现,他根本无法穿过去。

棋手则只是站在一旁,没有动作,一脸揶揄,凌宇在他眼中,与常人无异,也不过是颗棋子,还不配让他出手。

“燕大嫂她从小就生活在境途城,应该不是同伙吧?”

这句话刚刚出口,说话的那个人就被群情激愤的民众们给抓了起来:“你也是同伙吧?帮罪族说话的,没有好人。”

“我没有,我没有帮罪族说话,我只是说燕大嫂。”

任他怎么解释都无用了,他已经被同样认定为了凌宇的同伙。

“不是要找同伙吗?都看看我吧。”

人群身后,不知从哪出现了一名黑衣少年,看样子,也是十六七岁的样子。

要说长相,也还算英俊。只是他额头间那个“奴”字,格外突出。

“又一个罪族?这是谁?”

众人惊讶,哪里来的那么多罪族?

“没注意到我呢?小爷我叫黑煞!”

听到这话,凌宇转头,黑煞?凌宇还以为它不能化形,没想到,竟是因为它是罪族。

由于黑煞是灵兽,与人类有本质上的不同,所以只要他不化形,额头那个字就不会显现出来。

如今凌宇都暴露了,他还怕什么,不就是个罪族吗?他何罪之有?

“哈哈,有意思,又一个。”

棋手冷笑,黑煞的暴露,还真是意外之喜,话说就连他都是第一次知道,灵兽之中竟然还有罪族的存在。

棋手手一挥,黑煞四周火海弥漫。

“想凭此拦住我?”

黑煞不屑,脚上生风,想要冲出火海。

“嘭!”

黑煞摸着生疼的额头,这不是火海么,怎么那么坚硬?

“无知!”

棋手自从摘下帽子,始终都是一脸嘲讽,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本来就长这样。

他没有解释,就如看傻子一般看着黑煞。

凌宇如今都还被困在火海之中,更遑论是黑煞。

“今天,我就是要再次让你看着你在乎的人,被这群愚蠢的家伙给活活打死。”

这句话,棋手是凑到凌宇耳边说的,其他人根本听不见。

凌宇面色狰狞,想要抓住棋手,可刚才还在他耳边说话的棋手,犹如虚影一般,转瞬又出现在了火海之外。

金色天际线!

凌宇不管不顾,一指点出,金色光束撞向火海,并没有任何阻碍,冲向天际。

火海也没有任何破碎的意思。

凌宇不敢相信,明明自己接触时火海坚硬无比,为何面对自己的攻击,他又与普通的火无异了?

凌宇再次一道金色天际打出,想震慑住那些想要靠近燕大嫂的人。

可这能够轻易击杀凌空后期的山主的招式,棋手只是轻轻一挥手,便消失无宗。

“都给我停手,我是境途城的少城主,我命令你们停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