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胡龙心里在想。

虽说那份悬赏他拿不到。

但是并不妨碍他知道事情的真相啊。

柯行之到底是做了什么事,会被悬赏那么高的金额?

说起来。

这件事最终结果是怎样,胡龙都还不知道。

毕竟很早的时候就不去留意了。

那么现在柯行之的儿子突然出现在自己眼前,这岂不是说明他有这个机会?

只要这件事还没结束,那么这个悬赏就会一直有效。

现在如果能把这个柯守信抓住,然后再好好审问一番。

问出了其中的要害,之后再回去把任务一交,这高额的赏金可不就是他的吗?

虽然那个雇主也不知道是什么情况,突然间就说不能波及到普通人。

但是胡龙只是打算把柯守信抓来问问,又不会伤及他的性命。

总之先问问,如果好好说话不肯回答,那就再考虑用些其他的手段。

反正只要不伤害性命就行。

他估摸着,雇主应该也不会追究这么一点鸡毛蒜皮的小事对吧?

胡龙心里想着,已经有了决定。

就在他准备开口先问一问的时候,忽然之间,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一股莫名的感觉忽然涌上了心头。

他的情绪瞬间悲哀了起来,甚至还带着些许的绝望。

扑通一声。

胡龙突然间就跪了下去。

这一幕,可把一旁的光头给看傻了。

“龙哥,你咋回事,怎么突然就跪了?赶紧站起来啊!

这小子到底还要不要对付了?”

胡龙心里也纳闷的很。

是啊,我这是什么情况,为什么突然跪了?

可是心里刚才那股悲伤到了极点的感觉根本做不了假。

一时间,种种画面涌上了心头。

他看着一旁的光头,张了张嘴,只是说。

“没事,你扶我起来,只是想到了一点伤心的事情……”

光头闻言伸手去扶,可是刚刚把胡龙扶起来的那一刻。

忽然之间,胡龙悲从心中来,再也控制不住,哇的一下就哭了出来。

这可把光头给吓了一跳。

怎么龙哥突然之间就跟中邪了一样?

光头眼中闪过了一丝疑惑,心头瞬间明悟。

“好小子!肯定是你搞的鬼!没想到,你现在也已经成了玩家!”

胡龙一时大意,以为柯守信还是普通人。

毕竟当初要打柯守信的主意,自然是调查过的。

印象里,柯守信就是个未成年,根本不满足被【惊悚游戏】召唤的条件。

他们也没去关注过柯守信什么时候成年。

说实话。

当时他们都放弃了这份悬赏,哪还会去记这个啊。

只是没想到,柯守信都竟然已经成年了,而且还成为了玩家!

光头盯着柯守信,心中警惕了起来。

可就在这一刻。

光头的心里突然也涌现出了一股莫名的情绪,浓浓的愧疚感彻底将他淹没。

他也是扑通一声就跪了下去,抱着胡龙嚎啕痛哭,忏悔了起来。

“呜呜……龙哥,龙哥……!我对不起你……是我对不起你啊!”

“当年在那个荒村副本里,本来你妹妹不会死的……”

“当时我为了活命……是我把你妹妹推了出去……”

“呜呜……龙哥,是我的错,我对不起你……是我贪生怕死……我该死……呜呜呜……”

胡龙也是抱着光头痛哭了起来。

“阿光,我也对不起你……”

“都怪我……要不是我……你跟你阿美之间的夫妻感情也不会破裂……”

“其实……其实图图根本就不是你的儿子……那是阿美跟我生的儿子……”

“他不应该姓王,他应该跟我姓胡……”

“呜呜……都怪我……都怪我意志不够坚定……没能经受住阿美的诱惑……”

“其实自从你那次受伤之后,阿美就经常找我……”

“她跟我在一起,说那是你不曾到达过的地方……”

“跟我在一起,她说她很喜欢,很满意……”

“所以从那之后,她就经常来找我……”

“不管是你进入了副本,还是有事出去,只要你不在,她就会一直待在我房间里……”

“呜呜……是我不对,是龙哥对不起你……”

胡龙跟光头就这样抱在一起痛哭,互相述说着各自做过的那些事情。

只是双方听到这样的话,哭声却是突然截然而止。

他们抬起头,互相望着对方。

眼神先是从最开始的不知所措,到震惊,到难以置信,再到最后的充满了愤怒。

“原来是你害死了我妹妹!我要杀了你,替我妹妹报仇!”

“胡龙,没想到我一直把你当好兄弟,你却睡我老婆!

我还凭白替你养了十年儿子……老子跟你拼了!”

这一刻。

两人心中的愧疚情绪瞬间消失,有的仅仅只是愤怒。

光头的身上立刻弥漫起了一股邪异的气息。

此时此刻的他,拥有了一双如同毒蛇一般冰冷的瞳孔。

吼!

伴随着一声野兽般的怒吼。

胡龙的身体逐渐开始兽化。

看他现在这个模样,似乎是半人半狼,又或者是半人半犬。

两人就此打了起来。

见此一幕。

柯守信心里也是直呼好家伙。

对方是两个人,而且实力都很强。

尤其是那个胡龙的身体强度,当时都让柯守信心惊。

也是因此,柯守信一直都是万分警惕,精神紧绷的状态。

结果忽然间就当起了一回吃瓜群众,吃了个大瓜,顺便看了一出兄弟反目成仇的戏码。

这个诅咒技能的效果,当真是有些出乎意料啊。

本来他是想通过诅咒技能的效果,去影响对方的情绪,打对方一个措手不及。

就跟上次对付女鬼院长一样。

女鬼院长当初就是因为情绪受到了影响,这才最终被柯守信抢占了先机,将其击杀。

而现在,就让放柯守信不免想起了当初。

所以他决定趁着对方还在说话的时候,突然之间就使用技能,出其不意之下,再迅速发起攻击,抢占先机。

却没想到,他似乎根本就不用动手。

因为这个诅咒技能,已经让胡龙跟光头陷入了混乱之中,有些失了智。

当时见到了胡龙那副嚎啕大哭的模样,同时光头又看向了自己。

柯守信也没有去想太多,就给光头也来了一发能够影响情绪的诅咒技能。

也就是这样,有了现在的这一幕。

昔日的好兄弟,当场各爆黑料,瞬间反目成仇,同时也展开了一场“兄弟情深”的生死拼杀。

看他们两的气势,还有出手的力度,估计是真的拼命了。

不得不说。

这两人的实力也是了得,战斗的时候,建筑物都被他们撞的轰隆作响。

外界。

榕江边上。

独眼男召唤了一群厉鬼,将治安局的成员,还有守夜人包围,不给他们任何机会去追击胡龙跟光头。

可就在这时候。

不远处的建筑物突然传来了巨响,还被撞了两个窟窿。

独眼男心里就忍不住笑了笑。

“真是拿他们两个没办法啊……明明都说了到了市区再闹,结果这就忍不住了?非要在这里开始搞破坏?”

可是没过一会儿。

那建筑物后面又传来了剧烈的战斗声。

独眼男一愣。

怎么回事,怎么突然还跟人打起来了?

对于胡龙跟光头,独眼男还是很了解的。

所以通过这个战斗动静,独眼男心里也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这是使出了全力,是在拼命啊!

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他们是在跟谁战斗,竟然都开始拼命了?

独眼男心里很清楚胡龙跟光头的实力。

能让他们都拼上了性命的对手,那绝对不简单!

可是据他所知,榕城几个实力比较强的玩家,都已经去了鹤城才对吧?

要不然,如果没把那些人引走,【黑色荆棘鱼】在鹤城跟别的几个城市的所作所为岂不是白费了?

要不是确定了那些人确实都走了,他们也不可能来榕城,而是选其他更好欺负的城市啊。

所以说……能够让胡龙跟光头同时拼命的,究竟会是谁?

只是隔得距离有点远,而且又有建筑物挡住,独眼男根本看不到那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是你们早有埋伏!?”

他心中立刻想到,扭头看着治安局跟守夜人。

治安局、守夜人:“???”

有埋伏个屁啊!

他们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好嘛。

明明是你的人突然就开始撞墙,然后就打了起来。

那里隔着建筑物,他们也什么都看不见。

虽然不清楚那里到底发生了,但至少也明白那两个人被拦住了。

只要没去到市区就好,滨江公园这里的人早就被撤离完了。

在这里打,倒是不用担心太多。

现在那个光头跟胡龙被拦住,治安局跟守夜人心里也都松了一口气。

不用再去顾忌那些,他们可以全心全力应对跟独眼男的战斗。

这时候。

治安局里忽然有一人喊道:“苏娅,你快过去帮忙。

从这个战斗波动来看,那里绝对不简单。

如果帮我们的人受了伤,你要及时帮他治疗,绝对不能让那两个人离开滨江公园!

现在没了后顾之忧,这里我们能够应付!”

“好!”苏娅点点头,快速朝着建筑物那边而去。

她也非常的好奇,究竟会是在帮他们。

而且从这剧烈的战斗波动来看,毫无疑问肯定是强者。

只是当她刚刚来到建筑物边的时候,便是一个光秃秃的人头突然滚到了她的脚边。

苏娅当即就被吓了一跳。

抬头看去,又是一惊。

“是你?柯守信?!”

此时此刻。

柯守信身上的衣服沾染着血液,手上更是拿着狰狞无比,充满了煞气的染血狼牙棒。

浑身上下,更是充满了杀气。

隐隐之中,还有阴森的鬼气在缠绕,一股鬼气威压环绕在他的周身。

这是【厉鬼的眼球】所带来的效果。

只是……突然看到这一幕的苏娅,在感受着柯守信身上那些诡异迫人的气息,她宛如有一种在看着一尊杀神的感觉。

再看另一边。

那是一个兽化了的卷发人。

他遍体鳞伤,浑身是血,整个人看起来虚弱无比,模样非常的凄惨。

一时间。

苏娅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怎么会是柯守信?

他怎么会在这里?

难道刚才是他在这里跟这两个【黑色荆棘鱼】的人战斗?

再看了眼脚下这个光秃秃的人头,还有胡龙身边的那具千疮百孔的无头尸体。

苏娅的心头狂跳。

“是柯守信杀了这个光头?并且还把这个兽化人打的这么惨?”

“微姐不是说,他只是一个新手玩家吗?”

“他原来这么厉害?!”

苏娅心中有着难以置信。

然而事实摆在眼前。

现在的这一幕,是她亲眼所见,也是让人不得不信。

她心中有着深深的震撼。

“柯守信他……竟然真的这么厉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