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只有高级怪才会爆时光卡。

因为,游戏方并不希望能力太强的玩家,在游戏里呆的太久。

要限制他们的游戏时间,减少从中获得的东西。

徐烨没有说,是因为他还不能确定,说出来万一到时候并不能白白让大家失望。

“好想知道副本在哪里。”

“现在世界频道还没有关于副本的消息,第一个找到副本应该也会有奖励吧。”姜柠期待的说道。

她要打怪,打更高级的怪。

收集更多的时光卡。

这样就可以早一点回去了。

“六十几天了都没有人找到副本,应该是很难找的吧。”程小杰猜测道。

徐烨低头寻思着,自顾自的摇摇头。

“想什么呢?想什么说出来啊!”宁雅用手指戳戳他,问道。

“我在想,你这个衣服可以直接进丐帮了。”徐烨咧着嘴打趣道。

“有道理!”

“小柠啊,把我的那卷布料给我,我自己要做两身衣服换洗。”宁雅笑着啐了一句,转头向姜柠说道。

“啊!?”姜柠懵。

然后悄无声息的往侧面挪了几步。

从宁雅的身边,站到了徐烨的身边。

“嘿?!不还了是吧?”

“你们两个难道是豺狼虎豹组合吗?”宁雅笑道。

“我在想,不出意外的话,我们应该很快就能找到副本了。”

徐烨看了一会热闹,认真的朝众人说道。

“什么意思?”

“为什么?”

“烨哥,你上次不是拿到了怪物说明手册,里面有副本的消息吗?”

三人同时发问。

“没有,那个手册只有跟燕尾雪凋有关的消息。”

徐烨先回答了姜柠的问题,接着慢慢分析道:

“大家想想,我们刚来的时候是有保护期的,在那一段时间里,我们也会遇到野兽遭遇袭击,但是从来就没有遇到怪。”

“我开始以为保护期玩家并不会真的死掉,后来发现并不是这样的还有点懵。”

“现在想想,新手期应该就是一个适应环境,提高战力,以及初步的优胜劣汰的阶段。”

“新手保护期结束了,除了多了一些规矩,还多出了各种形形色色的怪物,以及相应的升级之后的奖励。”

“怪的出现,其实也是有一定的规律的。”

“先是出一些单只出现,或者战斗力不算太强的小怪,再慢慢的出现三级怪四级怪,以及成群出现的精英怪。”

“再后来,就出现了个人根本打不过,必须组团才能触发的BOSS。”

“这都是有一个过程的。”

徐烨说完,认真的看看几个人。

“也就是说,接下来应该就会出现副本,还有更高级的野怪咯?”姜柠很自然的接过话。

“我猜是这样的。”徐烨点点头。

“没想到啊,你小子脑子还挺好使的,居然还分析总结了这么多。”宁雅勐地拍了徐烨一把,笑着说道。

“到现在了你居然还没想到我脑子好使,那你脑子不是很好使啊。”

徐烨非常不给面子的把宁雅的话堵回去。

气的宁雅直翻白眼。

“徐哥,你说我们接下来怎么安排?”

“我们已经有了打燕尾雪凋的经验,再打的话应该会容易很多。”

“要不让就驻扎在这里,专门等着打燕尾雪凋好了,一次五张时光卡,打够时间就可以回去了。”程小杰建议道。

既然小怪可以无限循环的被刷出来,那大怪当然也可以。

与其满世界找副本,或者找别的怪,还不如蹲守这个已经确定的。

就算燕尾雪凋不会每次都出这么多好东西,比起正常的怪还是会好很多。

“这个主意不错,旱涝保收了属于。”宁雅满意的点头。

姜柠也觉得程小杰这个建议相当不错。

三人齐齐看着徐烨。

很明显,大家都下意识且习惯性的,把队伍行动的决定权交给徐烨。

“这个怪一百天才出一次。”徐烨苦笑道。

“切...”姜柠瞬间泄气。

“一百天,我们都被传送走了三回了。”

“太小气了!太小气了!一天出一次还差不多。”宁雅连声吐槽起来。

“算了,明天再考虑。”

“现在我们还有更重要的事情需要先解决。”徐烨摸摸肚子,饿了。

“我知道!我们的宵夜还没吃呢!”姜柠甜甜的笑起来。

“吃起来,吃起来,那个哈喇子蛇洗干净了看起来还可以的。”宁雅道。

刚刚还没什么。

神经紧绷的打完怪,宁雅感觉自己明显是饿了。

“糟糕!我们的房子和煮饭的东西呢?”

说道吃宵夜,程小杰才反应过来。

刚才在湖边的房子,还有徐烨临时弄的厨房都不见了。

又气又急道:“不会是被燕尾雪凋弄到湖里去了吧?那我们晚上住哪儿?”

“放心吧,都在我的空间里呢。”

“刚才看你跟宁姐把怪触发了,我们就赶紧先把东西都收了。”姜柠笑着说道。

“那就好。”

程小杰放松下来,对姜柠恭维道:“还是嫂子想的周道。”

“最好的位置被燕尾雪凋占着了,我们需要重新找个地方才行。”

徐烨抬头看了看四周。

刚才选的比较平坦的位置,现在已经被巨大的燕尾雪凋尸体占去了。

徐烨试着把它收进背包,发现居然要占掉整整一格背包。

决定就让它先待在湖边算了。

反正现在天气冷,放几天也不会坏掉。

“上面好像没有更合适的,我们往下面走走试试。”

宁雅说着,大步往下游的方向走了几步,回头朝程小杰招招手喊道:“一起去啊。”

“来了!”

程小杰回应着跟上,笑嘻嘻的问道:“宁雅姐姐,你为什么光喊我陪你去啊?!”

“你没人爱啊!”

“我要是喊小柠,徐烨肯定会跟着一起来。”

“然后他们就会趁机给我塞齁死人不偿命的狗粮。”宁雅大大咧咧的说道。

“我们也可以给他们塞一点啊?”程小杰暗搓搓的尝试起来。

“不要,我对小朋友没兴趣。”

“塞假的!”

“你以为他们傻啊!?”宁雅无力吐槽。

“那倒也是。”程小杰耸耸肩,默默的跟着宁雅往下游走。

在往下几百米的位置,他们找到了一个开阔平坦,背后的山坡又刚好有遮挡的位置。

回来通知徐烨和姜柠的时候,只见两人正站在湖水边。

湖水起起落落,刚好打到他们的脚踝。

徐烨手里高举着太阳能灯,两人探头探脑的不知道在观察着什么。

“我们找到了适合安家的位置,你们在找什么呢?”宁雅大声喊道。

“宁姐,你快来看!”姜柠回头朝宁雅招手。

宁雅和程小杰对视了一眼,快步往前走去。

“哇!这个燕尾雪凋要是像正常的燕子那么大,我一定要养一只。”宁雅惊艳道。

“这怪真是特别。”程小杰道。

燕尾雪凋的脖颈和脑袋耷拉在湖水里。

被徐烨刺破的伤口,正在平而缓的朝外渗透出血液。

粉红色的。

在太阳能大灯的照耀下,还在闪闪发着光。

全身白的发光,羽毛及其光滑,连血都是粉红色带细闪的。

这是什么冒粉红泡泡的怪?

“宁姐,重点不是这个啦!”姜柠无语于宁雅关注的点,轻轻叹了口气。

虽然刚才自己的反应比宁雅还要夸张。

“那是什么?”宁雅没有反应过来。

“你们看,这个燕尾雪凋的血液,进入湖水以后就会慢慢聚集在一起,好像往同一个地方去了。”

徐烨指着远处的湖面,给宁雅和程小杰解释道。

“哎?!你这么一说还真是欸?”宁雅惊讶的说道。

正常来说。

鲜血流入正在流动的水中,应该会被不断的冲散开。

然后跟着水流一起往下游走才对。

但是燕尾雪凋的血液在散开一定程度之后,又逐渐聚合在一起。

不断的往湖面去,且以一种不太明显的弧度逐渐往上游流去。

“这上游的水里,应该是有什么怪吧?”程小杰说道。

“让我下去看看!”

刚才流的血全都站在衣服上和皮肤上,宁雅感觉难受的很。

本来就准备下水洗洗的。

宁雅说着就准备脱了鞋子就准备去。

“宁姐,有怪啊!”姜柠上前拉住她。

“放心吧,我现在可是有无敌的自愈力,还怕这种小怪。”

身上全都是小窟窿了大场面都见过了,宁雅最水里可能会出现的小怪根本不带怕的。

“宁姐,你这是之前有多怂,现在就有多勇啊!”

姜柠看着她笑道。

说归说,双手依然紧紧的抓着宁雅,根本没准备放她下水。

“反正就在这一片水域,明天再去看吧。”

“也不急在这一时,走了,去吃点心。”

徐烨没有猜错。

点心,比怪物要有吸引力的多。

宁雅点点头,拉着姜柠往下游走,边走边说道:“走走走,我们刚才找了个特别合适的地方,不急着走的话住他一个月没问题。”

“真的?”

“刚才那个地方还是差点意思,背后的林子里太平坦了,特别容易出大蟒蛇。”

姜柠边走边观察宁雅的衣服。

破的还挺讲规矩的,该遮住的地方一点都没有漏出来。

徐烨跟在后面听两姑娘絮絮叨叨。

程小杰慢悠悠的走在最后,没走几米又跑回去了,朝徐烨大声喊道:“徐哥!”

“嗯?”徐烨回头。

“我能把关于燕尾雪凋的消息卖出去吗?”

“反正这只已经被我们打掉了,也不可能有人过来蹲守抢怪。”程小杰问道。

这毕竟是徐烨发现的怪。

所有的资料也都是徐烨知道的。

程小杰觉得把这个消息拿去卖,还是应该先问过徐烨。

“可以,记得好处分一下。”徐烨笑着说道。

“好,徐哥有什么特别想换的吗?”程小杰问道。

“嗯...换澹水吧,最好是装好的,越多越好。”徐烨说道。

这边毕竟是咸水湖。

如果长时间呆着,自己和姜柠准备的冰和澹水也坚持不了多久。

“澹水我也存了不少,到时候可以拿出来用。”程小杰说道。

他觉得,几个人不一定会长期在湖边生存。

澹水可以等后期需要的时候再找人交易。

“嗯...那就木柴吧。”

“柴火灶烧火很旺,也特别费木柴,我是不想去砍柴。”徐烨提议道。

“行,那就两百斤干木柴,行吗?”程小杰问。

“还是你会做生意。”徐烨抽抽着嘴角笑笑。

之前自己交易干木柴,大多是用“捆”作为单位。

结果有时候收到大捆的,有时候交易到小捆的。

收的木柴干的也有,湿的也有,半干不湿的也有。

程小杰这完全是堵住了奸商的各种孔子。

“嘿嘿,被坑的多了就有经验了。”程小杰苦笑着摇头。

在交易市场上,把“BOSS燕尾白凋”这条讯息,挂上了两百斤干木柴的价格。

“你们两个大男人在哪叽里咕噜说什么呢?”

宁雅和姜柠已经走出了八九十米。

回头一看,见徐烨和程小杰还在燕尾雪凋边上,扯着嗓子喊道。

“用知识改变生活!”程小杰大声应答。

“不就是贩卖消息嘛,非要说成别人听不懂的程度。”宁雅小声的笑骂了一句。

跟姜柠挽着手站在原地等他们。

“走吧。”

徐烨说着往下游走。

“徐哥,你说这个燕尾雪凋的肉,它好不好吃啊?”程小杰大步从燕尾雪凋身边跳过,边走边说道。

“不知道,应该跟正常大凋的味道一样吧。”徐烨道。

“正常的大凋身体里流淌的,可不是粉红色亮闪闪的血液。”程小杰说笑着,忽然就停住了脚步。

fantuankanshu.com

“卖掉了?这么快?”徐烨猜测。

“嗯。”程小杰点点头。

在信息市场上,这个属于天价了。

程小杰本来以为要挂好几天,没想到五分钟不到就卖了。

“看来是有人碰到了别的燕尾雪凋不知道怎么打,上交易市场一看,居然刚好有人在卖这条消息。”

“这个价格确实不低,跟燕尾雪凋对应的奖励比起来,也算是血赚了。”

徐烨开心的笑着说道。

说起来,自己也算是血赚了。

两百斤干木柴,可以省下多少砍柴的时间,用来吃吃喝喝逗逗姜柠。

这大概是难得的一次。

双方都觉得自己赚大的交易。

“因为是第一个贩卖BOSS讯息的人,我还得到了一个奖励。”

“这个奖励,非常的及时且应景!”

程小杰把游戏奖励的东西拿出来给徐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