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你怎么忽然跑过来了,吓我一跳。”

  “小伙子,长得挺精神的嘛。”

  宁雅笑嘻嘻的上前拍了拍程小杰的肩膀,很有大姐姐的样子。

  至于他怎么来的。

  那还用问,显然是传送卡定位组队成员之后传送过来的。

  “我怕宁雅姐姐一个人吃狗粮吃撑了,特地赶来帮你分担一点。”程小杰礼貌的一笑。

  看起来就是个十分乖巧无害的弟弟。

  “嗯,很乖!”宁雅赞赏的点点头。

  两人非常默契,只用几句话的功夫就把相处模式给确定下来了。

  程小杰很清楚,自己不是这个美女姐姐的菜。

  舔狗是没有前途的。

  “我看你是急着想来吃宵夜的吧?”姜柠拿着高压锅出来。

  “嫂子不要说出来嘛,给我留点面子。”程小杰回头说道。

  一直以来都是听各种小道消息,自己从来没有真正的尝试过。

  他确实是想尝试一下,食用游戏里的怪物是什么感觉。

  姜柠低头微微一笑,把手里的高压锅递给徐烨。

  “这个胶蟒洗完之后缩水好严重,一条估计是不够吃了。”

  徐烨侧身抬头,看着围成一圈站在自己边上的三个人。

  意思你们去再搬点来。

  姜柠,宁雅和程小杰,三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异常默契的,一致朝徐烨摇摇头。

  “哦,对对对。”

  徐烨忽然想起来。

  哪怕胶蟒已经嗝屁了,他们触碰到胶蟒的黏液,还是有可能会损伤皮肤的。

  “好吧,我去,我去。”

  全组唯一的劳动力。

  徐烨无奈的起身,到林子边又搬了好几条胶蟒断回来。

  在湖水里一一搓洗之后,用沙子再揉搓两遍,递给宁雅试毒。

  全都处理好之后,带着半高压锅和半炒锅的蛇肉回到屋子前面。

  在柴火灶边忙碌起来。

  程小杰把自己的小茅屋从空间里拿出来,按照顺序放到宁雅的竹屋旁边。

  “平时我还觉得我这个房子挺不错的,这么一看,怎么就那么寒碜嘞。”

  程小杰站在一米外,看看徐烨和宁雅的竹屋,再看看自己的小茅屋。

  真的是,人比人气死,货比货得扔。

  “别说,你这个房子放旁边,就真的挺像个小茅房的。”宁雅往这边看了看。

  本来想安慰他的,一个没忍住就把心里话给说出来了。

  “宁雅姐姐,嫂子,你们晚上能不能收留我啊?”程小杰故作可怜。

  “醒醒。”正在忙活的徐烨冷不丁接过话。

  还想在宁雅屋子里睡。

  我都还没睡上。

  “看样子这件事是没什么希望了,我还是住在自己的小茅屋里。”

  “我和徐哥一左一右,把宁雅姐姐和嫂子保护在中间。”程小杰也不在意,继续朝宁雅刷宝。

  宁雅笑着瞪了他一眼,百无聊赖的在湖边灶台边等了一会。

  向姜柠和徐烨说道:“你们都仔细的观察过这个怪了,我还没看过呢,我去看看。”

  “小心一点。”徐烨提醒道。

  “这有什么好小心的,小柠把人家尾巴整个都拎起来了都没事。”

  “我觉得小柠说的对,怪这种程序化的东西,只要你没有达到触发攻击的条件,它是不会主动来攻击你的。”

  宁雅说着,大摇大摆的朝两百米外的燕尾白雕而去。

  “什么?嫂子怎么勇?”

  “宁雅姐姐等等我,我也没近距离的看过这个怪。”

  程小杰边说边小跑着跟上。

  两人有说有笑的走到燕尾白雕边上。

  照搬徐烨和姜柠的程序,先观察了一下燕尾白雕的爪子。

  “我去,宁雅姐姐你看,它这个趾头是不是比我手臂还要粗?”

  程小杰曲起一边手臂,努力的把肌肉秀出来。

  和一旁的燕尾白雕比起来,还是显得有些纤细。

  “我去看看它的尾巴。”宁雅说着朝燕尾白雕的尾部走去。

  “尾巴有什么好看的?”程小杰话虽然这么说,但还是跟着宁雅一起过去。

  “上次看小柠翻的时候,是说尾巴底下有倒钩。”

  “但是隔着视频嘛,当时角度又不是很好,我看的不是很清楚。”

  宁雅迈着大长腿大步到了燕尾白雕的尾部。

  学着姜柠的样子一把扯起了燕尾白雕的一边尾翼,惊声道:“程小杰你来看,这个刺好利的样子!”

  程小杰微微屈膝,还没来得及看清楚。

  燕尾白雕的大尾巴忽然猛的一甩,把宁雅直接甩到一米外。

  慵懒的抖了抖尾翼和肩膀,仰头长鸣一声,低头嘶吼道:“愚蠢的耗材,居然敢触碰的洁白的羽翼,我要将你撕裂!

  !”

  ......

  宁雅和程小杰面面相觑,同时愣住。

  反应过来之后异口同声道:“跑!”

  “怎么回事?”

  燕尾白雕的声音很大,正在准备夜宵的姜柠和徐烨也听到了。

  “四个人,组队,B级。”徐烨快速的盘了一边触发燕尾雪雕的条件。

  侧头看了姜柠一眼。

  “按照正常的游戏逻辑,在满足条件的情况下去招惹它,应该直接就把它触发了。”姜柠快速的给出答案。

  向徐烨说道:“快,把宵夜收进空间里。”

  “啊?!”

  徐烨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这种时候还顾的上收宵夜?

  “这种高级的怪可能会释放大招,把周围的东西全都弄坏掉。”姜柠解释着,快速把三套房子和地上的杂物全都收进了自己的空间里。

  话音刚落,从远处传来一阵音浪,直接把宁雅和程小杰给吵懵逼了。

  “嘶...耳鸣!”宁雅捂住耳朵继续往前跑。

  “宁雅,你不是有狙击弩吗?打呀!”

  徐烨大声提醒她,同时把正煮着的宵夜和锅碗瓢盆收好。

  拿出弓箭,把游戏送的碳纤维箭架好,拉满。

  嘎!

  !

  燕尾雪雕朝着宁雅和程小杰再次嘶吼出声。

  靠近湖边的水被震出一道道涟漪。

  “哇!”

  别说宁雅和程小杰了,就是距离燕尾白雕更近的姜柠,都捂住耳朵,痛苦的摇着头。

  “小柠,你感觉还好吗?”徐烨关心道。

  “头都快炸了,你不觉得吗?”姜柠拍拍耳朵问道。

  “还好。”徐烨如实道。

  燕尾雪雕发出的嘶吼声对徐烨没有产生实质性的打击。

  他听到的是那种,类似于电钻在钻地面或者墙面的声音。

  很吵,让人心烦的很。

  但是并没有向他们的反应那么大。

  宁雅边跑边往后射弩箭,接连两箭都射在了燕尾雪雕身上。

  看起来并没有产生实质性的损伤,只是每一次中箭它都会发出一声愤怒的嘶吼。

  大大的爪子一步就是好几米,好几次差点踩到宁雅和程小杰。

  “宁雅姐姐,你快跑,我试试能不能把它的爪子砍断。”

  程小杰手里抓着刚从空间里拿出来的偃月刀,牟足了劲朝燕尾雪雕细细的脚踝处砍去。

  程小杰这柄偃月刀一看就不是俗物。

  就是技术不行。

  这一下并没有如愿砍到燕尾雪雕的脚踝,往上偏离了将近二十厘米。

  嘎!

  燕尾雪雕吃痛,发出一阵长长的吼叫声。

  程小杰腾不出手来。

  宁雅和姜柠同时捂住了耳朵,准备用最原始的方法抵抗这一波物理攻击。

  这一波,燕尾雪雕的嘶吼声并没有持续很久。

  或者说,这一次是突然中断的。

  “徐烨,你这技术是真的杠啊!”

  不明所以的宁雅回头看了一眼,发现一根细长的碳纤维箭正中燕尾白雕张开的嘴。

  细长的喙中间,一根同样细长的箭插着。

  燕尾白雕努力的甩这头,企图把嘴里的箭支甩出来。

  摇头晃脑的动作,让原本高冷又高级的燕尾白雕,看起来滑稽又搞笑。

  “哈哈哈哈,太好笑了。”程小杰距离燕尾白雕最近,整个人都笑岔了。

  “别笑了,快动手!”

  徐烨大声说着,抄起剁骨刀大步上前,朝着燕尾白雕的其中一根脚趾就是一刀。

  嗝!!

  燕尾雪雕嘴里的箭还没有甩出来,脚趾又被砍断了一根。

  发着奇奇怪怪,却完全没有杀伤力的叫声,快速的剁了几下脚掌。

  徐烨和程小杰迅速往边上退。

  “嘶...”程小杰吸着冷气道。

  “怎么了?”徐烨问。

  “被指甲刮了一下。”程小杰一边肩膀被指甲刮到,鲜红的血液从伤口慢慢的渗出来。

  “还好只是皮外伤。”

  “它这个爪子实在是太厉害了,小心点。”徐烨道。

  “徐烨!你们看上面!”远处传来宁雅兴奋的声音。

  两人抬头看。

  宁雅的弩箭射中了燕尾雪雕其中一只眼睛。

  浅浅的粉红色鲜血流出,落在洁白的羽毛上。

  “这个怪的血居然是粉红色的?要是白天肯定很好看!”姜柠惊讶的说道。

  “别看了,趁这个功夫,干净把它给解决了。”

  徐烨提醒了一句,又向程小杰说道:“你用你的偃月刀去刺它,位置尽量高一点,我踩着你的刀跳上去,看看能不能刺中它的心脏。”

  说话间,徐烨手里的砍骨刀已经换成了尖刀。

  “好家伙,你这装备真的多。”

  程小杰点点头,快速往后跑了几米。

  抓着偃月刀助跑而来。

  “刺中心脏就能解决了,这怪也不怎么厉害嘛。”

  宁雅抓着弩箭,围着燕尾雪雕跑来跑去,试图命中她的另一边眼睛。

  姜柠不知道什么时候上了边上的一棵树,大喊着给宁雅报位置。

  “宁姐,放!”

  姜柠大声喊的同时,程小杰也猛地一个起跳。

  徐烨在几步外的位置站着,只等程小杰的刀砍进燕尾雪雕的身体,就能借势而上给它绝杀一击。

  “大家小心!快后退!”

  在高处的姜柠忽然大声喊起来。

  程小杰一时收不住动作。

  徐烨第一个反应过来,猛地拉了一把偃月刀刀柄的尾部,把程小杰往后拉。

  看起来毫无反击能力的燕尾雪雕忽然掉头。

  长长的燕尾带着弯钩,把地上的沙土落叶卷的满天飞。

  “宁姐!”姜柠惊呼出声。

  听到姜柠的提醒之后,宁雅就快速转攻为守。

  抱着狙击弩在地上翻滚而出,以快速的跟燕尾雪雕拉开距离。

  燕尾雪雕的长尾翼扫的实在太快了,还是直接把宁雅盖在底下。

  “小柠,这个给你,射击它尾部和身体衔接的位置。”徐烨把肩上的弓拿下来。

  连带这竹箭和碳纤维箭一起扔给姜柠。

  自己这抓着砍刀,借住满级格斗顺带的灵活性。

  东躲XZ,快速的靠近燕尾雪雕尾翼的根部,猛地砍了一刀。

  在后退的同时,一把挑起另一边的尾翼。

  “宁雅姐姐,你没事吧。”

  程小杰异常默契的等在一边。

  趁徐烨撩起燕尾的瞬间把宁雅拉出来。

  “没事,没事,一点皮外伤而已。”宁雅龇牙咧嘴的说着。

  身上的衣服从限定版变成了洞洞鞋同款。

  被刺破的皮肤正在不断的往外流血。

  “宁雅姐姐,你这看起来可不是皮外伤这么简单啊。”

  这些伤口虽然都不大也不深,但是数量多啊。

  程小杰密集恐惧症都要犯了。

  “宁雅,你先到后面去,用你的技能书生成一个满级自愈的技能。”徐烨提醒道。

  “啥?还可以这样?这算一个技能吗?”宁雅懵。

  “不试试怎么知道。”

  徐烨觉得,这个游戏还是挺厉害的。

  既然系统给这种技能,游戏为什么不可以给状态类的技能?

  既然宁雅拿到的是一本空白技能书,也许可以尝试。

  不过徐烨这下没空过多解释。

  拿着砍刀,再次躲避这燕尾雪雕的长尾巴靠近。

  看样子,想要以后打怪更加顺利,还是应该升级一个满级跑酷技能。

  “宁姐,这边还是交给我们吧。”

  宁雅这身衣服是没法再穿了,姜柠感觉晚上加班在所难免。

  不过他们晚上把怪解决了,明天就能睡懒觉,迟点睡也没事。

  宁雅点点头,完全退出了燕尾白雕的攻击范围。

  “哎呀!”程小杰一身长呼。

  姜柠回过头,只见他正从燕尾白雕顺滑的仿佛高级丝绸的尾部羽毛上被甩开。

  噗通一声,径直掉进了远处不远处的湖里。

  嘶。

  这怪有点难打啊。

  难怪要四到六个战斗等级B级以上的玩家才能打,这要是一个人,不是分分钟被它恁死。

  “欸,我烨哥呢?”

  姜柠胡思乱想了几秒钟,回过神来就发现徐烨不见了。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香书小说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