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很快就到了苏暖暖做自我介绍,苏暖暖走上了讲台,就看到了下面的一张张脸。

    不知道是不是省高给她的错觉,她感觉他们的脸上都带着一种神情,那就是都在渴望知识。

    不过,他们要是不渴望知识的话,也不会走到这里。

    “同学们,大家好,我叫苏暖暖,来自青花镇红旗公社向阳大队,很高兴能在省高中和大家相遇,谢谢大家。”

    苏暖暖说完就下来了,她这句话也没有给下面的同学带来什么别的感受。

    因为他们班上不是所有的人都和薛杉杉一样,她家就是省城的。

    还有和苏暖暖一样,来自省其他地方的。

    他们只是心里面有一种想法,那就是苏暖暖同学,她一点儿也不像是农村人。

    难道是腹有诗书气自华吗?同学们突然冒出了这样的一个想法。

    就在这一刻,苏暖暖不知道的是,她只是简单是做了一下自我介绍,就激起了同学们对读书的热情。

    也就有了接下来的三年里,各种内卷的行为。

    苏暖暖也不得不努力学习,同样内卷回去。

    自我介绍的时候,高一一班还是出现了一个小插曲,那就是跟苏暖暖一个寝室的杨芬。

    只见她雄赳赳气昂昂的走上了讲台,说道,

    “大家好,我叫杨芬,毕业于红霞镇初中,中考分数是633分,我在初中期间,曾任过三年的班长,很高兴能认识大家。”

    苏暖暖总算看出来了杨芬的真正意图,她应该是想当他们高一一班的班长。

    不然,为什么她总是把她当过三年的班长挂在嘴边?

    薛杉杉不喜欢杨芬,因为刚认识她就被迫听了杨芬以前的“壮举”,现在听到她这么介绍自己,都已经是见怪不怪了。

    如果杨芬只是单纯的炫耀自己,那她虽然不喜欢听,但是不至于不喜欢杨芬这个人。

    最主要的是,杨芬这个人,还有最重要的一点,那就是她在夸赞自己的时候,还顺带着贬低别人,没错,你没有听错,就是贬低别人。

    比如,她在说自己当了三年的班长的时候,还顺便说一句,

    “我当了三年的班长,你们应该没有当过班干部吧?其实啊,当班干部没什么好的,又累,又得罪同学。”

    同样是考进省城一班的同学,难道谁还会比谁差了?

    在后面听到杨芬说她考了633的时候,薛杉杉恨不得把自己650分的成绩单呼在她脸上。

    但她好脾气了这么多年,这样的行为,她还真做不到。

    所以,她是真的不喜欢杨芬,一点都不喜欢。

    薛杉杉决定,以后要离杨芬远一点,她惹不起,难道还躲不起吗?

    等介绍完之后,就是到竞争班干部的时候了。

    刘长青拍了拍桌子,站起来背着手道,

    “好了,刚才呢,大家都已经做了自我介绍了,相信呢,大家都对自己的同学都做了一个初步的了解。

    现在,我们就到了今天晚上的最重要的一个环节,那就是竞选班干部。”

    说着,刘长青就在黑板上面写了好几个班干部的名称,有班长,生活委员,纪律委员……等等一系列职位。

    薛杉杉悄悄的问苏暖暖,“暖暖,你有什么想要当的职位吗?”

    苏暖暖摇头,“没有。”她一向对这个班干部没什么兴趣。

    写好了之后,刘长青转过身来,对着大家说道,

    “大家想要任职什么班干部,就上来简单的做一个演讲,然后大家在进行投票,一个一个的来,现在是班长,有谁想当班长的,现在就可以上来了。”

    第一个上去的果然是杨芬。

    她上去也没说什么,只是反复强调了自己已经当了三年的班长了。

    苏暖暖和薛杉杉对视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里看出了无奈。

    唉,这尴尬的。

    他她们其实不怎么想选杨芬当班长,但是如果一个寝室的都不投她的话,好像又说不过去。

    第二个上去的是一个男生,看起来很靠谱的样子。

    最主要的是,他的发言很是完美。

    那个男同学首先上台就给大家鞠了一个躬,然后才说道,

    “敬爱的老师,敬爱的同学们:

    大家好!我是崔胜强,我刚刚虽然和大家做了一个自我介绍,大家可能已经忘了我了,我现在在给大家在介绍一遍,我叫崔胜利,胜利的胜,胜利的利。”

    说到这个的时候,班上有人笑了起来,崔胜利同学还挺幽默的。

    崔胜利继续说道,“有幸站在这里竞选班长,我感到万分激动与荣幸。同时也感谢老师和同学们给我这样一次锻炼的好机会!

    我从来没当过班长,缺乏管理的经验,这是我的缺点。但我有一颗积极向上、认真负责的心。我热爱集体、团结同学,有较强的工作能力,而且各科成绩都很优秀,能带领大家一起营造一个良好的学习气氛。

    如果我能竞选上班长,我一定会更严格要求我自己,为同学们树立一个好榜样。我会遵守班长的职责,协助老师搞好班集体,全面配合卫生管理员检查卫生。我还会帮助成绩差的同学,提高他们的成绩充分发挥每个同学的聪明才智,开展“赶学帮”活动,全面提高同学们的素质。柜在我们的努力下,我们的班级会成为一个团结向上、积极进取的集体。

    希望同学们能给我一次机会,让我证明我有这个能力。相信我有这个能力,更相信我有这个勇气。我是班长的最佳人选,真心地希望同学们能投我一票!

    谢谢大家。”

    说完之后,崔胜利再一次给大家鞠了一个躬,然后才下了讲台。

    班上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因为,崔胜强这个演讲,简直是说的太好了。

    就刚刚杨芬所说的那个,根本就比不过崔胜强,不过,杨芬也没说什么,她只是反复强调自己当了三年的班长,她发表的那个演讲,姑且算是一个演讲吧。

    和崔胜利的演讲比起来,不,不用比,那是完全没有可比性。

    苏暖暖也跟着大家一起在鼓掌,心里面却有了决断!

    如果后面没有人的演讲比得过崔胜利的话,那她就把票投给崔胜强了。

    不为别的,就为了崔胜利口中的那些承诺。

    不,现在算不算承诺,但是要是崔胜强当上了班长,那不就是承诺了嘛?

    苏暖暖也打算不在乎杨芬的想法了,崔胜利的这篇演讲,值得!

    薛杉杉也是,如果崔胜强没有演讲得这么优秀的话,说不定她还会看在她们是同一个寝室的份儿上,把票投给杨芬。

    但是嘛,现在,她有了和苏暖暖一样的想法,那就是――把票投给崔胜利。

    看到班上的所有人给崔胜利鼓掌,杨芬的脸色有些不好看。

    她本以为班长的这个职位已经是她的囊中之物了,没想到半路跳出了一个程咬金――崔胜利。

    杨芬瞪了一眼崔胜利的背影一眼,这个男同学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啊?

    也不知道谦让一下女同学!

    没看出来她这么想当班长吗?

    杨芬很委屈,她总感觉全世界都好像在跟她做对!

    她不就是想当一个班长吗?

    怎么那么难啊?

    还有那个叫做崔胜利的,说得那么精彩干嘛?

    不就把她衬的更糟糕了吗?

    她真是醉了!

    活该那个叫崔胜利的找不到对象!

    就他这样的,活该单身一辈子!

    杨芬心里很是烦躁,她总觉得,她想当班长的愿望,好像落空了……

    只希望,后面的人不要再来竞选班长来吧!

    这样,她还有机会!

    果然,有了崔胜利的衬托,后面的人果然没有想要上去竞选班长之位了。

    刘长青看着班上没有动静的众人,说道,“现在还有要竞选班长的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