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混账!混!账!”

炼丹师公会,玉春公子正在暴跳如雷,好好的一次出游,竟惹得一身臭,不仅一架上好的辇车毁了,他还被那些臭鸡蛋崩了一身,尽管已经洗了不下十几次,但全身上下依稀还可以闻到一股臭鸡蛋味!

“你们几个,再去洗十遍!”

玉春又指了下面那些灵海境护卫和那四名抬辇的灵脉境!

只是当他看到于正龙一身好整以暇时,又被激得气不打一处来!

“那几个是谁?竟敢连本公子的步辇也敢冲撞,难道你于家在这丹都城就一点地位都没有?”

若真是如此,那他玉春还要这于正龙干什么,本来还觉得这老头上道,却没料到毛本事都没有,只会溜须拍马!

于正龙也大感无奈,他实在没有想到会发生这一幕啊,再加上当时现场混乱,若他挺身而出,这丹都城人人都认得他,以后他还能出门?反正又没人看到玉公子的脸,眼下他不过是生闷气而已!

“那是绝丹阁新收的几名炼丹师,曾经是我们四大世家中的废物纨绔,之前在丹都城一直为非作歹,是以我们四大世家将他们逐出了家族,今日应该是受那绝丹阁的指使!老夫实在是无力抵挡啊,毕竟绝丹阁实力雄厚,灵海境强者不下二十位啊,请公子见谅。”

于正龙不愧是老奸巨猾,三两下便将自己摘了出来,同时还祸水东引,将绝丹阁当作了替死鬼,反正这绝丹阁存在一日,炼丹师公会的生意便会大受影响,这次四大纨绔的冲撞,简直是天赐良机,这也是于正龙一直怂恿玉公子出去逛街的原因之一!

“绝丹阁,又是这该死的绝丹阁!你是说绝丹阁修为最高者只有灵海境?”

“是这样的,但是之前烈会长带去的两名灵虚境都死在了那里,还请玉公子不要冲动,要不去和玉长老商量一下?”

“不用!小小的灵海境,本公子灭了他如同捏死一只蚂蚁!来人,跟我走!”

玉春一马当先的跳进了一副新的步辇,他其实十分享受这种待遇,山高皇帝远,这小小的龙炎国,他便是无法无天又能怎样,谁可奈他何?

一行人浩浩荡荡,单是灵海境高阶便有十几个,其中还有一名灵虚境,这阵容,哪怕是杀进龙炎国皇宫也绰绰有余了!

轰隆!

玉春一行人刚来到绝丹阁门口便开始大肆破坏了起来,一下子便将前面拦住的围栏全给拆除,一架新的步辇带着近二十号人,直接便闯了进去,见人就赶!

绝丹阁内一些正在购买丹药的客人自然知道有人来砸场,纷纷逃离这个是非之地,但却留在门口离远处不停的张望,有人甚至期待着可以趁乱捡点便宜!不到半刻钟,在各方宣扬之下绝丹阁门前已经围满了围观者!

众人看得巨辇上的玉春公子,此时只有他一人,帷帐亦已掀起,他苍白的脸色因为愤怒而多了几丝血色!

“这人是谁啊,怎么如此胆大,竟敢将绝丹阁也围了?”

“是啊,没看到之前烈不党率了众多高手也折在了里面吗?”

“难道他们这些人比烈不党的还厉害?”

……

就在众人言论纷纷之际,顾青松、成不炸等人从阁内走了出来,而那四大纨绔更是一马当先的冲在前头!

“嘿,原来是你这个光天化日之下,当街与人睡觉的无耻之徒!”

“NND,竟还敢把大床也抬到了我绝丹阁中来!”

“还恬不知耻的将帷帐给挑高了?谁要看你那张小白脸!”

“你他玛德赶紧给我滚下来,否则老子打断你的三条腿!”

四大纨绔一人一句,差点没将玉春公子气个半死,同时他也认出了这几人正是当时在大街上将他巨辇撞倒的四人!他怎么也没想到,这四人逃了之后竟还记得他的样子!

“混帐!给我跪下受死!”

玉春公子大怒,同时示意手下的人将四人捉住,他要好好的教训一下这几个不知天高地厚的蝼蚁!敢和他玉春公子作对,那绝对没有好下场!

“还有这绝丹阁,男的给我抓了,女的扔上来暖辇,敢得罪我炼丹师公会,这里没有再存在的必要,一把火给本公子给烧了!”

玉春公子完全没有将王法放在眼内,就算是在荒州,他也是作威作福惯了,谁敢多说他一句?毕竟玉家在荒州那可是名列前五的大势力!如今这小小的龙炎国,竟还有人不开眼的敢招惹自己,真是活得不耐烦了!

只听得他话音一落,即刻有近十名灵海境跳了出来,直接朝着顾青松他们掠去,出手毫不犹豫,显然这种事情他们没少干!

哼!

顾青松手中的禁制一开,混元大阵再度开启,整个绝丹阁再度被一层结界包裹,散发着淡淡的白光!与此同时,顾青松启动传送阵纹,将绝丹阁众人传送到了混元阵中一处安全的角落。

嗡嗡嗡!

一道道光芒不断的形成,瞬息之间便所有人罩在了结界里面,同时一圈圈的幻像、瘴气不断的弥漫,玉春公子周边的护卫者突然消失了大半,只剩一些灵海境高阶及一名灵虚初阶。

“原来是阵法!”

玉春公子吸了一口气,他万万没有想到在这鸟不拉屎的地方,竟然还有人懂阵法,而且看这规模,这阵法最少也有五阶,那可是相当于灵虚境的存在啊!

“不好!”

他心下一凛,立刻将那名灵虚境叫到自己身边,同时也暗暗的戒备了起来!

他是中阶魂士,暂时没受到这幻阵的影响,只是他身边还剩的几名灵海境高阶也已经渐渐的迷失了自己!

“玉小贼,你、你竟敢抢我夫人,我!我跟你拼了!”

突然,一名灵海境高阶像发了疯一般一掌便朝着玉公子劈了过来,那凌厉的掌风足以开山裂碑,若是被他击中,哪怕是玉公子这个灵海境初阶怕也要当场饮恨!

“高毅,你疯了,那可是少爷!”

玉公子身边那名灵虚境立刻一袖挥出,将高毅挡了下来,同时他迅速一掌将高毅劈晕,令他不能再发疯,否则等下难保会发生什么意想不到的事情。

噗嗤!

玉公子手握一柄匕首,直接穿透了高毅的胸膛,此人竟敢对自己动手,哪怕他已经迷失了心智,但自己祸害他老婆是个事实,如今当众被他说了出来,他不要面子的吗!眼下他竟敢对自己动手,刚好便有了杀他的理由!”

“少爷,你……”

“我什么?没看见他想要杀我吗!还不快点将这该死的阵法破开,难道要让他们杀了我吗,啊?”

玉春大喝一声,瞪着一双眼睛,眼神中歹毒尽出,令得这名灵虚境也不敢多言!只是这时被浓雾包围,根本便看不清前面的路,虽然看似有无数条小路在向外延伸,但他不敢轻举妄动。

“少爷不必惊慌,此阵主要是困阵和幻阵,并无多大的危险性,只要我们冷静应对,我观此处的天地之势只是一般,根本支撑不起五阶阵法的运转,那么便只有一个可能,这是用灵石来支撑的大阵,运转不了多久!”

呼!

玉春轻呼了一口气,虽然他骄横跋扈,但却最怕死,毕竟这花花世界,他才十八岁,根本还没玩够,听得这灵虚境一说,顿时平静了下来。

“这么一个旮旯,岂能有多少灵石,待大阵一破,本公子要你们统统生不如死!!!”

……

绝丹阁外,对面的百仙楼掠出一道道仙影,正是青鸿仙子带着一众女子赶了过来,她看着那片连天的结界,一张俏嘴差点就合不上来!

“五阶混元阵,阵中有阵!这绝丹阁什么时候竟也有了阵法师,连我也不知道!”

本来她吸收了上次的教训,第一时间带人来援,就是为了弥补上一次的失误,可当她们到达之时,却发现大阵已经封闭,百仙楼中并无阵法师,眼下只得等大阵结束了!

“如此庞大的混元阵,恐怕支撑不了多久,青鸿,我们真的要出手?对方可是荒州炼丹师公会的人啊!”

青鸿仙子身边,一名灵虚境高阶不无担心的开口,玄玉冰宫虽然是东域的五大宗门之一,但这次她们可能面对的是炼丹师公会啊,单是荒州公会并不可怕,荒诞公会之上还有东域分会,东域分会之上还有灵武大陆炼丹师总公会啊!那样的一个庞然大物,莫说东域如今是一盘散沙,就算是当年轩辕大帝一统的东域也不敢贸然和炼丹师公会对着干啊!

一方面是炼丹师公会拥有众多高手,第二是其控制了灵武大陆市面上绝大多数的丹药市场,第三更是炼丹师备受世人追捧,他们身旁聚集着无数的高手,有时个为了一枚丹药,无数的高手甚至甘愿为奴为婢;凭借这样的关系网,在灵武大陆,敢真正往死里得罪炼丹师的还真没有几人!

“芳姨,你的顾忌我知道,但这是我们最后的一次机会了,若是不能和绝丹阁再度合作,宗门那边交待不过去!”

青鸿仙子咬了咬牙,若真的到了那一步,她拼死也要为绝丹阁保下几个人来!